INSEAD MBA Jeffrey:年輕人回來吧,亞洲市場正在茁壯呢

說到我和大顧問 Jeffrey 認識的時間,那可就久了(菸),從小學算起來,應該也有十(其實)幾(更多)年了吧!他國小六年級就移民美國了,之後我們斷斷續續有聯絡,也有聚餐、打麻將,後來知道他在 KPMG 工作,我在 Wharton 的時候,也想過去德州找他,我畢業之後,他和我說要去 INSEAD 念書,畢業後回台灣工作,想想他離開這片土地也二十幾年了,到底為什麼想回來工作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給年輕人的忠告,超重要教戰守則》坦然接受自己有所不能,才有快速成長的機會

台灣學生常被教育「不能輸在起跑點」,使得許多人無法坦然接受自己有所不能,遇到挫折直覺就是先怪罪他人,從不審視自己,自然也無法持續成長囉!BCG的Cynthia分享,若想快速成長,錯誤、挫折是再普通不過的事,重點是如何從中記取經驗並再站起來。新的一年,我們一起學習接受自己的缺失,勇於犯錯。

麥肯錫顧問談「做決定」:突破常規,持續前進的原因是我有足夠的動機

Emma去到Duke可以說是剛剛好,因為Duke本身除了附有醫學院,也有附設醫院,附近更有研究中心,Emma說:「我們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去實際觀察醫院內部的運作,甚至有些專案會和醫院以及當地的醫療公司合作,資源非常充沛。」在她班上,有部分同學沒有醫療背景,卻想要往醫療產業發展,這時,動機就顯得格外重要。

INSEAD MBA Jamie:除了學習、找工作,也要have fun

認識 Jamie 很久,她其實不是一般人心目中「典型」的 MBA 畢業生,她笑起來有點靦腆,在一大群人裡面也不是講話最大聲的那個(我就是),所以我記得當時和她在腦力激盪essay的過程中,知道她自己一個人曾經「搭便車環台灣島」,我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別因為計較薪資,失去累積能力的機會!聯發科、小米前CFO- 喻銘鐸談「挑戰自我的勇氣」

之前就久聞Mingto的豐功偉業,但是他超級謙虛地說都是剛好、是運氣,成功的人講起話來都好輕鬆,彷彿掌握這幾十年的每一個機會,都是機緣巧合,想想,從金融、管顧到新創產業,Mingto坦然放下現有的資源,一次又一次勇於挑戰未知,卻也一次次在新創產業中旗開得勝,累積實力和經驗,果然是我華頓的學長!厲害!

38歲轉職,挑戰Google 0.1%錄取率》履歷強調優勢,面試誠實為上

38歲第一次轉職就挑戰世界級難度的 Google,回頭看看自己的工作經驗,不能說有明確的規劃,只能說跟大家走了一條很不同的路。我不想給大家錯誤的結論,認為好像只要有目標,不斷努力就能夠上 Google,除了該做的東西之外還有很多不能控制的變數,而成功機率的高低就是在你能把運氣的比例降低到多少。

USC Marshall MBA Nicolas:MBA 是一個途徑,不是結果

Nicolas 是少數轉戰 MBA 的科技新貴之一,出國以前,他在 Yahoo做 engineer,其實台灣人從科技業轉戰 MBA 的不多,因為科技業薪資已經滿不錯了,但是 Nicolas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他現在是 University of South California Marshall School of Business 的二年級生,很高興可以請他來分享自己從台灣科技業,藉著 MBA,到美國科技業的經驗。 Sabina:「 可不可以介紹一下 USC Marshall?」Nicolas:「 USC經營亞洲市場較早,在台灣、香港、日本、首爾和幾個東南亞國家都有辦公室,而且在當地努力經營當地校友的網路。我當時選擇USC是因為我一直都喜歡從事tech,所以想選擇post-MBA tech比率很高的學校,而USC是其中之一,根據2014年的full-time...

Columbia MBA Kevin: 不是成就「多大」,而是你有「多用心」經營自己

我還記得三年前(gosh有這麼久嗎?)在大安站和 Kevin 見面(照片中間那位),當天就立刻叫他去樓下報名上GMAT,因為我覺得他雖然只有三年不到的工作經驗,但是今年申請M7應該都沒有問題,我很少對2年工作經驗的學生這樣評語,不只是因為他大學在美國念,不只是因為他工作都在國際知名的企業,是因為他的態度!

專訪史丹佛MBA創業家:「人際關係」與「經營管理」是商學院帶給我最棒的墊腳石

我在做免費評估時,常常聽到有人有創業的念頭,但是他們很疑惑,不曉得創業需不需要唸MBA,關於這點,Dawoon分享:「其實MBA對於創業的幫助一定有,特別是在人際關係方面,因為創業初期會需要很多資源,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更需要別人來拉你一把,我在Stanford GSB的同學,就幫了我很多忙。」

Harvard MBA Hyde:顧問轉戰金融業,面試表現和實力最重要

我問Hyde為什麼會從管顧業轉到金融業,他回答:「在McKinsey時,我經手過幾個corporate finance的案子,發現自己對金融其實蠻有興趣,只是先前都沒有察覺到。」雖然管顧跟金融看似兩個完全不同的產業,卻有個共通點,Hyde說:「踏入金融業時,我先後在sell side和buy side待過,管顧公司的顧問和金融業的sell side都在給客戶建議,只是顧問的建議五花八門,而sell side則專注在投資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