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科技業產品經理與你分享》明明都叫PM,Product Manager和Program Manager有什麼不同?

擁有工科背景的學生念了MBA,如果想留在美國,大多會希望成為科技業的PM,不過這個PM是Product Manager或Program Manager?你知道之間的差異嗎?PM又特別看重什麼能力?我特別約了曾是Facebook資料科學家、Visa產品經理,現為Paypal資深產品經理的USC Marshall MBA校友Nicolas來聊聊。

什麼特質最容易受MBA青睞?IESE Adcom Director Pascal Michels:忠於自己的故事,你就是我們在找的潛在申請者!

很多學生都想知道Adcom錄取學生的標準,我跟IESE的Adcom director Michels討論到這件事時,他說,很多人認為能獲得MBA錄取,是因為個人特點,「但是在IESE,我們錄取的是已經準備好接受各種訓練及挑戰的學生,不是因為你夠好了才要跟別人合作,而是在這個環境底下,你一定要合作。」

推動專案遭遇兩難 Wharton MBA Cedric:朝目標前進的路上,有時候你要退兩步,才能往前一步!

要在大公司推動專案,一定需要多方支援,尤其是在組織較扁平的企業,如何讓其他部門願意將你的專案當成他們也能受益且願意投入的事,並不是這麼簡單。Wharton校友Cedric分享,他必須先挖掘別人的需求,再看看如何同時照顧到自己跟別人的需求,「中間一定有很多妥協,有時為了要往前一步,你可能得先退後兩步。」

離開令人稱羨的NBA工作,下一步怎麼走?CBS MBA Jessica:同學的職涯經歷給了我很大啟發!

MBA是能幫助你未來職涯的管道之一,但不是唯一解答,MBA後第一份工作也不是職涯終站;其實很多MBA學生畢業後,花了幾年時間在職場探索自我,最後才開始瞭解自己在乎的是什麼,也都是好的經驗。就像CBS校友Jessica在經歷工作轉換時,有機會停下腳步思考未來,並看看同學的發展,也因為這樣的轉折而讓職涯路更踏實。

想轉換職涯跑道,卻不知從何開始?Chicago Booth MBA Louise:先想想自己的最大賣點!

從藥廠挑戰管顧業,再轉到現在的健康保險外商公司,從美國、中國再回到台灣,Chicago Booth校友Louise認為,想要轉換職涯跑道,跟念MBA一樣,「首先你要知道自己的賣點是什麼,要有一個吸引人的故事!先想想讓你特別想進入這行的原因,再思考你在過去工作領域中,累積了什麼可以轉換的技能,能用在未來工作上。」

轉職之際對MBA價值產生質疑 ,IESE MBA Michael:MBA不見得是職涯加速器,而是帶給我更多選擇的機會!

在轉職的十字路口,IESE校友Michael開始質疑MBA價值,直到有次跟朋友聊時,聊到有個員工離職後,到非洲做政策研究,還需要和國際法庭交手,「當下聽到覺得很興奮,後來也看到妳寫一個Kellogg畢業校友在非洲工作;這不是每個人生活中會碰到的事,我也因此瞭解,MBA的真正價值在於能讓我們擁有更多選擇。」

夢想不該受到限制 INSEAD MBA Mayumi:媽媽這個角色,讓我在MBA得到更多!

Mayumi表示,「我知道這輩子只會念一次MBA,所以不會放棄任何社交機會,一周至少參加兩場社交活動。而且我是一個人去念書,所以可以跟還沒結婚的朋友們玩在一起,也能跟已婚同學聊聊家庭生活,還會跟男同學分享他們能如何支持太太與家庭,可能是這樣,大家才覺得我很活躍吧!」

從管顧業轉戰互聯網公司 Wharton MBA Houfer:MBA帶給我的影響力,讓職涯每一步都有跡可循!

Wharton 2015年畢業、任職於騰訊的Houfer表示:「我當初進Wharton時,就是想要再摸索一下職涯的更多可能性,當時參加Wharton West的學程,上了不少科技相關的課程,也在矽谷累積了科技業實習的經驗,幫助我確定自己未來要往科技業走。」

顧問的壓力不是只有工時長 IESE MBA Elly:頂著MBA學歷所承受的挑戰,才是心裡最難熬的一關!

由於Elly在MBA之前不是管顧業背景,雖然在MBA期間曾受過顧問case訓練,但真正上場時,能力難免會受到質疑,她說:「我剛進公司時,覺得連兼職助理做事都做得比我好,加上我領的是MBA pay,如果無法在短時間內學所需技能,就會受到上司、客戶的質疑,這個心理壓力是比較難熬的。」

不受文化、性別的刻板印象牽絆,為飯店業注入新意!新竹豐邑喜來登飯店CEO Cecily:MBA讓我在職場勇於接受挑戰!

為了將來可能回到家族企業的職涯發展做好準備,Cecily開始運用Stanford GSB資源,上了一堂實用的家族企業課程,她說:「課堂中提到『先確保家族核心價值,企業才能順利營運』,當初聽覺得很抽象的概念,其實就是我現在會遇到的狀況。」當她要改變既有作法時,難免會遇到不同聲音,所以她運用MBA所學改善溝通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