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文化、性別的刻板印象牽絆,為飯店業注入新意!新竹豐邑喜來登飯店CEO Cecily:MBA讓我在職場勇於接受挑戰!

為了將來可能回到家族企業的職涯發展做好準備,Cecily開始運用Stanford GSB資源,上了一堂實用的家族企業課程,她說:「課堂中提到『先確保家族核心價值,企業才能順利營運』,當初聽覺得很抽象的概念,其實就是我現在會遇到的狀況。」當她要改變既有作法時,難免會遇到不同聲音,所以她運用MBA所學改善溝通僵局。

用10年成為外商藥廠最年輕董事總經理,Chicago Booth MBA Sean Lin:遇到挫折先自省,才能讓你變得更好!

其實能像Sean一樣,可以在台灣掌管跨國市場的職缺真的不多,這是台灣新生代面臨的困境,可是Sean還是希望有機會幫自己深愛的土地做點事,「我不希望所有跨國企業的總經理,都是老外來台灣練兵。希望台灣人能在好的外商任職,將企業文化塑造好,讓人才有機會留下來。」

AI當道,工作飯碗不保?IESE MBA Crane:擁有創新能力,不用擔心被淘汰!

AI越來越受到矚目,很多人都擔心自己的工作有天會被取代,任職於Appier的IESE校友Crane表示,AI只是工具,如果一個人擁有非常強的產業知識,還是能存活;不過如果是分析能力超強的分析師,不懂產業知識,很有可能會陣亡。因為產業知識比技術更重要,而且只有人才能靠著產業知識,創造或感受更多趨勢。

社群平台隨意加好友、抱怨不看對象!在Google工作的Ross MBA Angela:請教校友問題,千萬別犯這些大忌!

Ross校友Angela畢業後到Google工作,常常遇到向她請教工作經驗的人,她認為,向MBA校友請教問題,第一個大忌就是沒有客製化文字介紹自己,就直接將校友加Facebook或LinkedIn;另一點則是不遵守規範,明明寫了要將履歷以e-mail寄出,還是很多人會直接將履歷用Facebook訊息傳給她。

畢業後回到亞洲發展,Harvard MBA Chris用行動回饋台灣年輕學子!

部分大型企業都有輪調計畫,我覺得對MBA畢業學生是很好的機會,你可以藉由不同專案更確認自己的目標或長處,Chris則說:「如果對產業有明確想法,我覺得不妨直接做企業內部顧問,因為內部顧問轉換職能,會比顧問來得容易。可是如果還沒確定未來要做什麼好,以公司名聲來說的話,還是顧問公司會比較吃香。」

語言、文化不同,跨國管理不容易!外商董事總經理Sean Lin:打從心裡幫助下屬,才有可能化解隔閡,共創成功!

Sean接著說:「Sabina,做高階主管這麼多年,深深體會到一個關鍵: You are only as good as your team. 若你的團隊無法成功,你必然是個失敗的主管。」他補充說道:「因此,要讓下屬打從心裡感受你是來幫助他們的,而不是只站在老闆的角度單方向review 或要求他們,這點很重要。讓團隊覺得你可以為他們帶來實際的價值,適度授權外,也能適時地幫助他們將困難的工作做好。一旦他們透過你的協助有了成就感,信任就能慢慢建立。」

在以design thinking出發的數位體驗顧問公司工作,讓Wharton MBA Constance再度體會溝通的重要!

Wharton學妹Constance分享在顧問公司做專案,會透過與消費者訪談的機會,觀察他們的行為得到結論。提到要跟人有段深入談話,確實不容易,這也是我陪著學生申請MBA時培養出來的能力之一,學生的個性都不一樣,什麼樣的人都有,所以我認為學習問對的問題,是很重要的事。

放棄大公司光環,創立影視製作公司 CBS MBA Tiffany:創業,是隨時都在與心魔搏鬥的過程!

提到CBS,Tiffany充滿著感謝。她記得當初畢業前,其實對創業不是這麼有信心,最後一學期在CBS Matters(CBS的傳統活動,讓每個同學輪流上台分享個人故事)提到自己未來的走向及擔憂,「很多同學活動後私下告訴我,他們相信我的才能跟想法,如果有需要介紹投資人,他們都願意出手相助,想到他們對我這麼有信心,對我來說很感動也更有動力。」

從Nike轉戰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 Kellogg MBA Tina:在非洲工作,讓我發揮最直接的影響力!

可是Tina的做法不同,面對銀行擔憂使用辦事處服務的人太少,她以數字佐證,並評估未來幾年使用人數如何攀升,「我比較能以企業經營的角度去看事情,像我也跟銀行提到,他們可以透過辦事處蒐集數據進一步瞭解消費者需求,有利未來發展新的金融商品。」聽著Tina懂得將資源整合,跟對方以利換利,而不是只專注於一個無法引發共鳴的願景,果然是念過MBA的人,好棒!

當企業面對必修的轉型課題…BCG董事經理Jimmy:數位轉型,不是只有推出APP而已!

BCG董事經理Jimmy舉過去任職於HTC的例子,當時公司想發展電商,花了很多預算在網站等地方下廣告,「花了錢打的廣告,都有觸及到目標族群,銷售量卻沒有增加,我們花了3、4個月仔細研究整個流程,才發現原因。企業通常有很多專業人才,但是遇到問題只會頭痛醫頭,很少有能分析顧客旅程的人,所以才需要外部團隊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