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ard MBA Hyde:顧問轉戰金融業,面試表現和實力最重要

我問Hyde為什麼會從管顧業轉到金融業,他回答:「在McKinsey時,我經手過幾個corporate finance的案子,發現自己對金融其實蠻有興趣,只是先前都沒有察覺到。」雖然管顧跟金融看似兩個完全不同的產業,卻有個共通點,Hyde說:「踏入金融業時,我先後在sell side和buy side待過,管顧公司的顧問和金融業的sell side都在給客戶建議,只是顧問的建議五花八門,而sell side則專注在投資方面。」

Kellogg MBA Shawn:商學院畢業,搖身一變超級奶爸

「父親節快樂!Shawn,恭喜你升格為人父啦!」父親節前夕,我和Shawn約了一通Skype call,我們聊得欲罷不能,為人父母的我們,實在有太多共通話題可以聊。「Sabina,兒子出生以後,我老婆將我視為家庭生物鏈的最底層,什麼都是兒子優先,眼裡只有可愛兒子沒有我...」哈哈哈,聽到Shawn哀怨的聲音,我忍不住大笑,好像每個爸爸都會面臨這種窘境(按慣例要加一句我們家Eric除外),老婆手機裡本來都是與他的合照,生了孩子後,十張照片裡有一張是他的就要偷笑了,有點像是...路人的角色,oh不,可能再高級一點,是出去玩時,起身負責結帳的角色。

MIT Sloan MBA Doreen:商學院兩年,是我職涯轉換的起點

台灣女生、MIT Sloan、百事食品、Google東京,把這幾個關鍵字拼湊起來所想到的人是誰?Doreen。MBA畢業後進入Google工作的她,至今已即將邁入第三年,Doreen從gmail這些開放給大眾免費使用的產品開始做起,常常跟公司的工程部門合作,解決使用者遇到的問題; 之後轉調到Google Play(應用商店)的Merchandising部門,她笑說:「我當時就好像應用商店的小編,常常在規劃app的促銷活動,例如母親節、聖誕節,分別要促銷哪些app。」

Chicago Booth MBA Sam:跟多數人不同,畢業後我選擇回到台灣

Sam從世界頂尖,也孕育眾多諾貝爾得獎者的芝加哥大學商學院 – Chicago Booth畢業之後,順利進到BCG(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台北辦公室工作,他說:「BCG在世界各地都有據點,我那時候其實很掙扎,是要留在美國,去中國,還是回台灣的office。」對大多數MBA學生而言,台灣的就業環境不比另外兩個國家,以投資報酬率來說,也很難在短期內回本,但這裡是家人所在的地方、是熟悉的職場環境、也是充滿成長回憶的故鄉。

Columbia MBA Eugene:長期擔任CBS的面試官,我對台灣人非常有信心

如果你曾經跟CBS的校友、admits聊過天,那麼你一定聽過這名字- Eugene,我也久仰他大名,沒想到他說自己也從學生口中,常常聽到我的名字。1996年從Columbia Business School畢業,就讀CBS那兩年時,是學校的台灣同學會會長,他說:「CBS有很多校友在各領域發光發熱,例如遠東集團董事長- 徐旭東、晶華酒店集團董事長- 潘思亮,還有政治人物- 連勝文。」畢業後四年,Eugene開始當起面試官,幫學校面試想申請CBS的台灣人,連學校每年都會來台灣辦的info session,也都是Eugene在接洽和規劃,「就算我那陣子不在台灣,也會特別飛回來籌辦這活動。」

Harvard MBA Joey:24歲進入哈佛,我需要比別人花更多力氣才能生存下去

24歲,沒什麼工作經驗的人進到哈佛MBA,Joey 說和他一樣年輕的哈佛同儕,聚在一起聊天的第一句話不是問之前待過的產業或公司而是:「說說你的故事吧!(What’s your story?)」,畢竟年紀輕卻能夠打敗眾人進到哈佛,除非有非常顯赫的家世背景,否則一定是有特別的故事,足以讓Adcom認為,他能在頂尖的商學院裡立足。

無工作經驗,24歲申請上哈佛商學院》主動積極、多方嘗試,用豐富閱歷打動面試官

在美國度過童年,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進入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幾個月,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對於 Joey 申請 MBA 的時候,完全沒有當兵以外的工作經驗,很多人頭上開始有個大問號:「為什麼沒有工作經驗,可以申請上哈佛商學院?」一般來說,要申請歐美的頂尖 MBA,申請時的工作經驗約三到五年,入學前四到六年,低於這個工作年資,便很少有人能申請上商學院,當然,哈佛和史丹佛是兩間平均年齡稍微低一些的商學院,只是除了當兵以外沒有工作經驗,還是難上加難。

Chicago Booth MBA Johnny:待在BCG,管理顧問是讓我一輩子不會膩的工作

Johnny 申請當年是台灣的風雲人物,因為他以一個土生土長台灣男生的身分,難得的拿到了很多個 M7的錄取通知,接著暑期實習到了前三大管顧公司之一的 BCG工作,又拿到 return offer,就是大家口中的「人生勝利組」。更棒的是,在 MBA第二年又交到了那麼棒的女朋友(也是我們學生),根本就愛情事業兩得意!以下就是 Johnny 怎麼從 “nerdy” 的芝加哥大學商學院到 “nerdy” 的 BCG的過程,管顧業除了實事求是之外,其實還要懂得說服客戶接受他們或許不想接受的事實,以下是 Johnny 的分享

Kellogg MBA Tina:想留在美國工作,你絕不能錯過暑期實習

對Tina而言,Kellogg是一所很supportive的學校,她說:「同學之間的資訊很流通,彼此會互相幫忙、互相分享,就算是競爭相同公司的職缺,也不會藏私的大方分享自己知道的訊息。」我有很多學生對Kellogg的描述也都是這樣,Kellogg是一所校友網絡非常強大,同學間會互助合作的學校。大家會一起準備面試、互相加油打氣,就像Tina說的,可能三五好友都拿到了Nike的面試,但是沒有人會耍心機的藏私,也不會有人故意給錯誤的資訊,而是彼此分工搜集資料,最後再互相討論、練面試。

INSEAD MBA Jeffrey:年輕人回來吧,亞洲市場正在茁壯呢

說到我和大顧問 Jeffrey 認識的時間,那可就久了(菸),從小學算起來,應該也有十(其實)幾(更多)年了吧!他國小六年級就移民美國了,之後我們斷斷續續有聯絡,也有聚餐、打麻將,後來知道他在 KPMG 工作,我在 Wharton 的時候,也想過去德州找他,我畢業之後,他和我說要去 INSEAD 念書,畢業後回台灣工作,想想他離開這片土地也二十幾年了,到底為什麼想回來工作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