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Page 3

Podcast EP 33:MBA,然後呢?然後就讓城市生活更美好了! -CBS 校友 Jeffrey Wu (上集)

到歐美攻讀 MBA,畢業後留在當地工作幾年後,大部分的校友都會開始思考,下一步是不是要回亞洲? 這一集,我們邀請 CBS 校友、WeMo 共同創辦人暨副董事長的 Jeffrey Wu來聊聊當初在美國流浪14年的他,如何決定回到台灣,並在台灣創業?而創業這8年多的時間,他又有什麼樣深刻的體悟?

Columbia MBA Essay Analysis 2024-25 哥倫比亞商學院

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去年開始,秋季班兩年制 MBA 不再採先到先審制(rolling basis),不過,一月開學的 J-term MBA 一樣維持先到先審。J-term 的 R1 截止日是 2024年6月18日,R2 是2024年8月15日。8月入學的截止日 R1 為2024年9月10日,R2為2025年1月7日。

Podcast EP32:MBA,然後呢?然後就在矽谷找回家的路!-Wharton 校友 Lily、Kellogg 校友 Gino(下集)

上一集,我們跟在矽谷、科技業工作的 MBA 校友- Wharton 校友 Lily、Kellogg 校友 Gino 聊到了在矽谷工作的不同面向,這一集來聽聽他們對於未來有什麼樣的規劃?在回來亞洲之前,還想完成哪些階段性的目標呢?一起來閱讀及聆聽他們的分享。

想把 MBA 當跳板,轉換職涯跑道?Wharton MBA PJ:MBA 不是齊頭式平等,有確切目標才可能被記得!

最近花了一些時間跟畢業幾年的 MBA 校友討論 MBA 價值,聽到了許多不同說法,像是我的 Wharton 學弟 PJ 對於 MBA 就有很不一樣的見解,他認為 MBA 就像一個超大的菜單,在同學這麼多的情況下,如果你的工作經歷很普通、又沒有確切目標,其實不太會有人記得你。

不受經濟蕭條影響,INSEAD 招生辦公室 Assistant Director Ben: Class of 2023 交出亮眼求職成績單!

美國近期景氣不好,連帶影響 MBA 學生畢業後的就業市場,不過 INSEAD 招生辦公室的 Assistant Director - Ben 最近代表學校來台舉辦活動時,與我分享 Class of 2023 在畢業後3個月找到工作的數據為88%,表現相當亮眼!

Podcast EP31:MBA,然後呢?然後就把矽谷搬到台北了!-Wharton 校友 Lily、Kellogg 校友 Gino(上集)

好多學生想申請 MBA,都是希望能留在美國工作,更精確的說是:在矽谷工作。 這一集,我們邀請到兩位在矽谷、科技業工作的 MBA 校友- Wharton 校友 Lily、Kellogg 校友 Gino,來聊聊在矽谷工作的各個面向,以及他們生活在美國的特別經歷,一起來閱讀及聆聽他們的分享。

MBA 生活不能錯過什麼?海外工作要注意哪些事?來看看 MBA 校友群無私分享!

去年底在 R1 申請告一段落,開始練習面試之際,我發起了一場線上版的 MBA Drink,邀請在各地工作的 MBA 校友們一起上線聚聚,也給學生們一些申請、職涯建議。很開心看到這場聚會,共有15個 MBA 校友從紐約、西雅圖、波士頓、倫敦、新加坡、上海等地加入,與我23個正在準備申請的學生分享他們過來人的經驗。

Podcast EP30:MBA,然後呢?然後就冷靜的面對創業的挑戰了!-HBS 校友 Joey Chung

很多人都會問,創業需要 MBA 嗎?創業所提供的實戰經驗,不是比學校所學到的知識、獲得的人脈更直接嗎? 這一集,我們邀請 HBS 校友、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 Joey Chung, 聊聊10年前的創業動機,以及即將帶著公司 IPO 的種種歷程,還有他當年以沒有工作經歷的身份,成功申請進入 HBS 的精彩故事。

從 Amazon China 跳到美國科技業做財務工作 Ross MBA Abby:很感謝 MBA 給了我一張門票!

美國科技業裁員新聞不斷,我也找了一些學生聊聊兼敘舊,當談到 MBA 價值時,Ross 校友 Abby 表示:「我自己在台灣土生土長、會計非理工背景,又從審計員開始職涯,現實來說我也需要能贊助美國工作簽證的雇主,這個到美國科技業財務部門做事的機會,沒有 MBA,我想我是做不到的。」

找不到重要的長期目標,申請過程中如何說服自己? CBS MBA Vincent:有邏輯的方法及工具,讓我更了解自己的職涯藍圖!

對於錄取 CBS 的 Vincent 來說,真正考驗他的,是如何從零到一的訂出能說服自己且有邏輯的長期目標。他說:「我不知道怎麼找到對我來說重要的目標,也不知道自己到了45歲,要做到什麼程度才會覺得是成功?我覺得要找到方法及工具建立這些目標,而且要自己深信這些東西,是申請過程中最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