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申請MBA,除了美國學校之外,這幾年歐洲MBA也受到不少學生歡迎,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的IESE也是選項之一,趁著IESE Adcom Director-Pascal Michels造訪台灣期間,我跟他約了一個午餐會,聊聊MBA的趨勢及申請者常有的迷思。

金融危機後,MBA更強調道德價值

Michels見面,才發現我們從MBA畢業的年份很相近,我是2009年從Wharton畢業,他則是IESE2010年校友。回想起畢業的那幾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金融危機改變了MBA的授課方向,我說:「記得以前在Wharton,沒有幾個教授會將道德當成一門科目,可是金融風暴之後,商學院近年來越來越重視道德價值,有很多課程講的不是商業知識,而是在商場,道德的重要。」(好文分享:這輩子不該只重名利,MBA開課教你找到人生最重要的價值

聽我這麼說,Michels很有感,也更加肯定IESE使用case method教學方式,每位學生一天必須念3case,一個月60個,兩年畢業時已累積超過400case,等於逼著他們在學校時就必須面對未來商場上可能會遇上的各種兩難,藉由大量的討論,瞭解不同立場。 (延伸閱讀:2018台灣MBA高峰論壇》上課不該只有聽講,IESE用case method授課,培育全球視野人才!

Michels表示,在IESE,道德與商業是相當平衡的兩個元素,「我們沒有一位教授是專職做研究的,每位都受過精實的教學訓練,透過陪伴學生討論case的過程,帶入道德概念,轉換成實際的影響力。一年級還有一堂課叫Self Management”,教學生控管自我情緒,所以你才會知道如何體會他人情緒,做出對的選擇。」 

IESE像壓力鍋,期待為每個學生帶來改變

MBA相當重視學生的多元化,以數據來看,頂尖美國商學院一年可能有30%為國際學生,但這個數字當中,其實有許多是在海外生活多年的移民家庭後代,在語言、文化等方面已經比土生土長的學生更有優勢。

不過歐洲MBA不一樣,他們傾向招收更多國際學生,像是IESE國際學生比例約為85%,學生來自60個國家,你可能這一堂課身邊同學是來自非洲的會計師,下一堂課又跟曾在巴西企業擔任行銷專員的同學一起討論case,多元化程度不言而喻。 (好文分享:2017台灣MBA高峰論壇》把世界帶到你身邊,在IESE體驗真正的多元化

其實來自德國的Michels,身份也相當多元;他在MBA前任職於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MBA後轉換跑道進入金融業,到花旗銀行倫敦辦公室參與輪調計畫,並進一步成為Citi Private Bank的副總裁。在花旗任職3年後,Michels回到母校IESE職涯中心,為學弟妹找尋金融業工作機會,2017年接下Adcom Director重任。

Michels表示:「與其將多元化當成IESE的特點,我其實認為IESE的特色就像個壓力鍋,我們很友善,但在學業方面很嚴格,即使你過去曾修過商業相關課程,在IESE也沒辦法抵免學分。我們認為通過國際化的紮實訓練,學生會感受到同儕支持,校園中的互助氛圍,畢業後會有很大轉變。」

Michels接著說,很多人認為能獲得MBA錄取,是因為他的個人特點,「但是在IESE,我們錄取的是已經準備好接受各種訓練及挑戰的學生,不是因為你夠好了才要跟別人合作,而是在這個環境底下,你一定要合作。」 

每個人都有故事,挑選學生不是只看數字

接著我們聊到申請MBA的學生,常常太過用力的想讓學校面試官驚艷,而沒有表現出真正的自己;每年都要看近百篇essay的我,最常看到學生形容自己是好的團隊成員、非常認真努力,這些都沒有錯,但不夠有個人特質。(延伸閱讀:經歷與競爭者相似,如何在面試突圍?她學會展現個人特質,讓面試官留下印象!

Michels也贊同我的說法,他認為「IESE在尋找有故事的申請者,每位申請者的特質,比申請文件中的數字更重要。」說明IESE除了GMAT成績之外,更加看重學生其他方面的表現,是否能在MBA兩年中帶來好的影響力。

Michels進一步表示,IESE不是在挑選學生加入MBA學程,更像是在為這個大社群增添新成員,「所以我們盡量讓每位申請者都參加IESEAssessment Day,讓我們透過實際相處,進一步更瞭解彼此。」根據報導,IESE一年約有超過2000人申請,7成申請者有機會獲邀參加Assessment Day及面試。(不要錯過:不是一定要拯救世界,才能申請MBA!學習說個好故事,讓你脫穎而出

Michels說,IESE不需要已經全面發展、超成熟的學生,反而希望看到更多有潛力的申請者,「你不能標榜著會幫學生找到未來定位,卻一心想找到已經有定位的學生,這樣說不過去。」

如果平常就有在留意各大MBA活動的人一定會發現,IESE每季都會在台北舉行coffee chat,而且申請者是跟該校Adcom面試,這些特點都在說明,IESE在尋找書面資料不是那麼亮眼,但是有潛力、毅力的學生,這是美國頂尖MBA比較少見的事。

IESE放下長年的偽裝,享受MBA帶來的轉變

每次遇到畢業超過5年的MBA校友,我都很喜歡跟他們聊聊MBA帶來的轉變;因為很多轉變不是在畢業時就會看見,需要時間慢慢發酵,而畢業時間越長,收穫可能更不一樣。

Michels與我分享,過去因為在歐盟工作性質的關係,已經很習慣偽裝自己,「可是在IESE的兩年,我放下這些偽裝,因為身邊有太多背景有趣的同學,讓我更敞開心胸與不同產業的人相處,而且我也變得更樂於幫助他人,這是很深刻的轉變。」

從小受台灣教育長大的我,一路以來都只知道追求好成績、進好學校,對於未來、人生等大事沒有太多想法;直到進入Wharton,聽到身邊許多同學精彩的故事,也讓我開始反思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即使已經畢業10年,我還是跟不少同學保持聯繫,話題可以從工作聊到生活,甚至是退休後的計畫,我很珍惜這些友誼,也很感謝Wharton為我帶來的轉變。

這場午餐會,就在我跟Michels各自聊著MBA帶來的轉變中進入尾聲,我們都希望,未來能看到更多忠於自我的申請者,透過MBA寫下更多精彩的故事!

如果你確定想申請MBA,想跟Sabina聊更多,歡迎填寫免費評估表格,將會有專人與你聯繫喔!

想和Sabina有更多即時互動與問答嗎?歡迎關注Sabina姐分享MBA大小事,登愣 粉絲團

對申請美國Top 30大學有興趣?歡迎關注RocketAdmit網站RocketAdmit粉絲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