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學習「溝通」,是哈佛最棒的課程

「如何真誠地和他人的想法與感受產生連結,激勵並啟發他人朝向預定的目標邁進」是這門課的學習目標。主要觀念是領導者和演員需要的特質很類似:在不同角色間切換自如、真誠並有效地表達、保持彈性但又完全沉浸在當下。

Harvard MBA Chris:到哈佛短短一年,卻讓我的想法徹底改變

我當年錄取華頓的時候,很高興地跑去跟我阿嬤說:「阿嬤阿嬤,我錄取華頓商學院了!」阿嬤回:「黑係蝦米?!哈佛嗎?」唉...阿嬤,不是哈佛,是跟哈佛一樣厲害的華頓啦(苦笑)。這是哈佛厲害的地方,一所連老人家都知道的名校,雖然我當年沒有上哈佛,但我很高興協助我的學生Chris進入這個殿堂。

Columbia MBA Fay’s Diary:努力三星期後,我的社交能力大躍進啦

今天上課的時候,Managerial Economics的教授用Net Present Value算給我們看。詳細的數字我就不說了,在沒有考慮Opportunity cost的情況下,MBA所帶來的Net Present Value是平均每年$3M。很高,高得嚇死人。我轉頭看著坐在我旁邊的同學說: 是人人都是CEO嗎?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謝謝同學,讓我認識真實的自己

從沒想過在HBS會有那麼多需要反思的時刻;但慢慢地,我開始能夠體會這些檢視過往、抽絲剝繭的過程,對我們會有多麼深層與長遠的意義。FIELD是HBS針對過去外界,對於HBS學生眾多關於不擅與人合作的批評而設計的課程。原以為只是單純在某個國家做個顧問專案顯示我們學以致用、團隊合作,沒想到第二堂課就讓我完全改觀:原來最重要的是認識真實的自己、相信脆弱的力量。

Columbia MBA Fay’s Life:以為自己是社交咖,但怎麼跟阿兜阿聊天那麼難

前陣子跟在Wharton的Glen聊天之後,寫了一篇【美國不是文化大熔爐,而是個大拼盤】,他正在為文化差異和數不完的社交活動而苦惱,現在在CBS的Fay也是,她不諱言自己也同樣面臨難解的社交問題,Fay:「崩潰呀!怎麼跟阿兜阿社交這麼難呢?我之前是業務,念MBA前還以為社交是自己的強項,但來到這裡,整個對話換成英文之後就不行了,話題實在很難接下去啦。」

Wharton MBA Glen’s Life:美國不是文化大熔爐,而是個大拼盤

時間過很快,當時還在如火如荼的討論、改essay,現在Glen已經在Wharton展開新生活,而且開學一個月了!開學以來,他除了上課更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參加social event,希望能透過大大小小的活動來認識更多同學,也很努力在適應這種隨時隨地和別人social的文化,Glen:「可是...前兩星期我真的好不適應,每天下了課之後進行小組討論,討論完去參加party,party結束都三更半夜了還要打起精神來看case,而且幾乎天天都這樣欸!」

Columbia MBA Fay’s Diary:終結社交失敗,我開始享受多元的交流

旅行的時候,diversity對我來說是體驗。去恆河要忍著髒污向下潛,在墨爾本一個人試著參加當地的旅行團,心裡存在的是亞洲的價值觀,但腳上走著的是不熟悉的土地,凡事都是新鮮,多元化對我來說是趣味的存在,所以我很喜歡在旅行中交朋友,擁抱各種異質性,享受短暫的衝撞。

Columbia MBA Fay’s Diary:我已經累到每天都要喝兩杯咖啡才能活下來

美國人真的很有事。從早上八點開始就有早餐會,九點開始各種課程,時不時穿插一些和學長姐討論的時間,team building,晚上還有optional的social event,或者是必須參加的party,沒有趴踢或活動的話,那一定有作業或case study要讀,而且隔天上課就要用。

Ross MBA Leo:對有心想轉職的人而言,MBA是一大利器

正值中午的咖啡廳裡,坐滿了來用餐的客人,跟Leo約吃中飯的我提早到了,坐在位置上邊聽著旁邊的人哀號今年夏天實在是太熱,邊用眼睛搜尋Leo的身影,突然眼角瞄到一位穿著水藍色吊嘎、戴著太陽眼鏡的酷男朝我這走來:「哇,Sabina,我們好久不見了!」他是今年剛從Ross畢業的Leo,很愛健身、騎腳踏車,古銅色的肌膚配上muscle,摁女孩你們自己想像吧(只能說我老公Eric走不同路線)!

Columbia MBA Fay’s Diary:最衝擊的是什麼?莫過於走在路上被巴頭的那一剎那

Harlem和Bronx是兩個在紐約的非裔區(說不定其實很多,但我只知道這兩個),Harlem就在我們學校上方大概五條街以後的距離,跨過一條河,就會到Bronx,那裡有著名的Yankee Stadium。前幾天陪著朋友們去朝聖,繞著Stadium走著走著,後腦杓啪的一聲巨響,腦袋還沒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非裔小孩騎著腳踏車呼嘯而去。到現在我都還能夠回想起那熱辣辣的感覺,和腦袋裡蔓延著的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