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Apple員工第一守則:保密、保密、保密!Apple實習生告訴你,公司高規格保密原則

蘋果對於研發的保密程度讓他大開眼界。在新進員工訓練的第一天,台上的主管就直接聲明:「請專注於自己團隊的事情,不要去干涉、探聽其他團隊在做什麼事。」我以前也聽過其他學生分享,進入蘋果工作,連自己家鄉在哪都不能隨便說,因為假設你從Detroit來,有人會聯想蘋果是不是在發展無人車,有點扯!

商學院在校生的自白 》隔天期末考,半夜卻須保持清醒見中國僱主:「這些,都是為了前途」

前途,這兩個字是截至目前為止所有生活的總結。我們好不容易度過了第一個月的撞牆期,九月底開始,公司開始蜂擁而入校園,觥籌交錯中必須保持清醒,確保在24小時內寄出感謝信給招募的代表(recruiter)。十月,coffee chat在校園每個角落的咖啡店發生,搶著註冊,確保自己有機會和學校的代表喝今天第三杯的咖啡。

用「內斂」打進臉書實習-誰說嗨咖才能念MBA,找到好工作?

Warren這麼形容自己:「在團體中,我一向不是最耀眼的那一個,在吵雜的party場合裡跟大家喝酒、玩樂,也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參加社團,當上幹部,盡心的付出,讓大家了解、信任我。」是啊,這也是一種做法,沒有非得什麼性格的人才適合念商學院,每個人的個性不同,重點還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lifestyle。

在印度賣美白乳液、說服年輕人抽煙…哈佛商學院學生分析:「這是一場災難!」

作為行銷人,我們永遠想要創造需求、賣更多產品,但我們應該勇敢選擇「只為我們相信可以創造價值的產品做行銷」,例如:同學在印度賣美白乳液時,覺得相當不能接受這樣扭曲的價值觀;教授拒絕幫香菸公司做行銷,因為不能接受說服年輕人抽更多菸。沒有一致的價值體系,行銷將會成為行銷人和目標客群的一場災難!

成功不該由別人評斷!哈佛商學院學生定義人生的三大要素

想像十年後,當你必須描述這十年的經歷時,你會說些什麼呢?在領導課上,我們讀了校友的十年、二十年回顧,才發現多數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滿、後悔與困頓。當我動筆寫自己的十年回顧時,才驚覺原來我幾乎從沒認真思考過「我想過什麼樣的人生」這麼重要的問題!

從《被動等待》到《主動社交》,商學院學生融入西方文化的重要關鍵

Fay說雖然找工作壓力大,但在學校,她現在很喜歡跟來自不同背景、產業、文化的人聊天,甚至覺得跟外國人打招呼和開玩笑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對比一開始剛到紐約時的畏懼,她變得如此open-minded,願意敞開心胸去認識每個人,我真的為她感到開心。

想進科技業嗎?除了Google等大企業,新創公司或許也是好選擇

對科技業情有獨鍾的Glen,一開始就對自己想要申請工作的產業和公司屬性很有想法,「比起科技業中已經相對成熟的大公司,我反而對新創公司比較有興趣,工作內容上我希望朝軟體公司產品經理的方向前進。」 談過一些公司下來,Glen分析:「新創公司更有熱情,對國際學生也更友善。」

看到Amazon新趨勢!當其他人都去英國美國,她卻選擇到捷克暑期實習

申請暑期實習時,Elly不和其他同學一樣爭相選擇英國,反而在選擇工作地點時,選擇了少數人會選擇的捷克。她說:「選擇英國的好處是,你需要精通的語言就是英文,不像其他歐洲國家有各自國家語言的問題,但太多人選擇英國了,我更想去特別冷門的地方,於是選擇了捷克的首都 - 布拉格,看看那邊的狀況」。

It’s Party Time! MBA的事實竟然是:「一路喝到掛」

以我的觀察,趴體似乎是美國社交很重要的途徑,大部分的美國人不喜歡嚴肅的人,他們喜歡好玩的人。所以每周三我們學院會固定辦happy hour,每隔幾周的周四(有時候是連續)會有CBS Social,在整個哥大校園,只有商學院的餐廳在七點以後允許酒精飲料的出現,但是hard liquid還是不准的。

希拉蕊輸了?!哈佛學生說:「川普行銷策略太成功」

買椅子可以試坐後再決定購買,買飲料在買完當下就能知道好不好喝,但選了總統後什麼時候才知道好不好呢?因為總統造成的影響不能立即感受到,行銷時就不適合以功能為主打,反而適合訴諸情感。此外,選舉中的目標群眾一般較為廣泛,高層次的情感訴求更能產生共鳴(例:自由、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