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University (Stern)

NYU 是一所在 Manhattan downtown 的大學,所以無論學費、生活費都算是商學院之冠,但還是有許多學生非NYU不念,當然也就是因為它的 location!你想約校友聊天、找企業參訪,NYU Stern 的地理位置是非常理想的,當然,也因為近華爾街,這所學校在金融業的 job placement,不管是 PE (private equity) 還是投資銀行 (investment banking),都是非常好的;而學校的年度盛會,莫過於 Graduate Finance Association主辦的 GFA Conference,邀請許多金融業的重量級人物來主講。

Wharton MBA Essay Analysis 2019-20 華頓商學院

Wharton從2016年新增了一題關於團隊合作的essay,到去年開始,學校想進一步瞭解你能為Wharton社群帶來什麼貢獻,都是學校很用心挑選對的申請者,思考出的申請論文題目。今年申請時程沒有很大的變動,R1是9月17日截止申請,R2是2020年1月7日。

FT全球商學院排名,歐洲MBA勢力不容小覷!

雖然各大媒體的MBA排名都採用不同的方法論,很多時候僅供參考,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從中發現一些趨勢。像是觀察FT今年的排名,前10名中有5所學校來自歐洲,其他則被美國M7佔據,對向來在排名表現不俗的美國MBA來說,是個衝擊,也表示申請者對國際化的日益重視,因此激發學校的更多改革。

出國念MBA,最好先跟另一半分手?關於MBA的愛情7大法則

我自己很幸運在MBA找到另一半,可是也想給學生正確的觀念,因為MBA的目的不是去找男女朋友,只是在MBA太容易找到相似背景、臭味相投的朋友,加上跟另一半要維持遠距離戀愛並不容易,也因此我常跟學生半開玩笑說:「你的男/女朋友沒有要跟去 MBA?可以考慮先談分手吧!」

UCLA Anderson MBA Essay Analysis 2019-20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商學院

UCLA Anderson很重視三個特質:share success, think fearlessly, drive change,建議申請者就這三個特質發想,你曾經做了什麼事情符合這三大要素。你可以用隱喻的方式讓Adcom在看完你的essay時覺得:「這申請者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哈佛商學院不再錄取管顧背景學生?搏君一笑的愚人節玩笑

一年一度的愚人節又來啦!如果說從愚人節玩笑可以學到什麼的話,這則哈佛商學院的玩笑,正好說明了管理顧問業之所以是 MBA 申請者背景的大宗,應該是因為他們的「愛分析」個性,正中 MBA 教育的下懷!不知道今年還會出現什麼樣幽默的笑話?我們拭目以待!

HBS 2019-20 Essay Analysis 哈佛商學院

HBS今年的essay題目,一樣是一篇essay,沒有字數限制。這幾年,我們看到各行各業的學生錄取HBS,顯示學校對不同產業菁英的重視之外,也相當看重具備創業經驗或新創公司經驗的申請者,在2018-19申請年度,我們曾協助托福成績不到學校最低標準(109分)的學生申請到HBS,他就是來自新創公司。

和家人一起體驗 MBA Life – MBA Family Affair

MBA申請者,大多有 4-6年的工作經驗,平均年齡 26-30歲的 MBA 學生,很多人有男女朋友,甚至已經結婚生子。想和親密的另一半申請MBA,可參考這篇文章【不想遠距離戀愛,和伴侶申請 MBA 會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不是每個人的另一半都剛好也工作4-6年想要申請 MBA,更不是所有伴侶都想要花兩份投資,就讀這個鍍金的學位;其實多數商學院為了吸引優秀的人才,為了讓優秀的candidate不要因為一些個人因素而放棄入學,大多會有所謂的family affair。舉個例子,假使candidate有家眷(先生/妻子、小孩)需要一起帶著來念MBA,那麼這些眷屬們便可以參加學校提供的family affair。

進入 MBA 的第一步!同儕不會告訴你的五個職場社交秘密

2007年我才幾歲(幾歲?不講),就進入了世界上最好玩的學院 - 商學院,為什麼好玩?華頓(Wharton)商學院週一到四白天上課,週五到日三天放假!放假幹嘛?Party!!! 當然 MBA 生活不只是有派對,還有無數的 recruiting events(以徵才目的辦的活動),雇主想要更了解妳私底下的一面,妳也可以藉這些活動了解公司文化及認識未來同事。

沒有人是少數族群!在歐洲商學院,體驗真正的國際化

歐洲MBA的國際學生比例很高,我曾聽學生說,每個國家的學生人數不超過總人數的10%,因為人數太少無法自成一群,所以勢必要跟其他國家的同儕互動,也因此根本不會感覺到自己是「國際學生」的這種標籤。也就是因為這種較為對等的感覺,讓每個人都很樂意學習、適應不同的文化,不知不覺就變得很國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