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顧問很忙,到底有多忙呢?朝九晚五不可能,朝九晚十二叫正常。Duke畢業後現在在McKinsey的Emma,幾乎天天都忙到半夜十二點,有時也會在公司陪著月亮一起迎接太陽的到來,如此忙碌的情況下,可以訪談到她,甚至邀請她出席我們這個月舉辦的【MBA Mingle Event】,真的很難得,她語帶興奮的說:「哇,這活動可以喝酒!是可以不醉不歡的意思嗎?」欸…可是Emma,這不是拼酒大會耶(大笑)!

做任何決定前,先想想動機

MBA前從事藥業的Emma,去到Duke可以說是剛剛好,因為Duke本身除了附有醫學院,也有附設醫院,附近更有研究中心,Emma說:「我們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去實際觀察醫院內部的運作,甚至有些專案會和醫院以及當地的醫療公司合作,資源非常充沛。」在她班上,有部分同學沒有醫療背景,卻想要往醫療產業發展,這時,動機就顯得格外重要,就像同在McKinsey的Kevin於之前活動上所分享的【你準備好念MBA了嗎?申請前,你需要思考的七件事情】,動機才是持續前進的動力,特別是醫療產業的門檻不低,像是要對人體有基本了解,若是研究癌症領域,更要略知一二所有的症狀,所以自身到底對這產業有沒有興趣,是要考慮清楚的。

duke mckinsey emma

我每年花很多時間和學生討論,就是在協助他們想清楚自己的目標和興趣的關聯為何,以及能透過什麼方法達成目標,MBA能幫助什麼。MBA是一個捷徑,但不是絕對,所以既然決心要花大筆金錢投資自己,當然就要選出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學校,而Emma建議:「學校地點和重點產業很重要,想要走科技業,那西岸的學校適合你;想要走醫療,像Duke就有很好的資源和環境。」在Duke,很多課程都是以團體的方式來進行(很多商學院都是),如果你作業常常不交,或是不積極參與討論,下次可能就沒人要和你一組,其實這真的滿像管顧業,企業內部可能也是如此,所以整個MBA就是在訓練妳的溝通領導、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是積極參與討論這件事情,對台灣人而言是比較困難的,別否認!回想你還是學生的時期,當教室裡老師講完一個章節,問台下的你們有沒有問題時,舉手的人可能根本數不出來(因爲沒人舉手啊)!

打破沉默,我要舉手發言!

「我一年級時有給自己設下目標,希望自己每週至少兩次,上課時能勇敢舉手提問,結果Sabina妳知道嗎?我其實做得蠻成功的喔。」Emma說她有次下課和同學聊天,在抱怨上課都聽不懂,教授的步調太快了,沒想到同學驚訝的看著她說:「What?!妳聽不懂?我看你都很積極發言,而且提問的內容不錯啊。」哈哈Emma在敘述這段時語氣實在很開心,我也可以想像啦,畢竟舉手發言是台灣人很不擅長的事情,要做到讓外國同學稱讚的確不簡單,特別有些case base的課程,同學間的舉手、發言、討論常常很激烈,我都覺得好險當時我不是念Harvard(HBS上課方式以case method著稱),不然應該會瘋掉,哈!(延伸閱讀:商學院最著名的教學方式- Case method! 培養優秀領導者

畢業之後順利進到McKinsey,Emma其實挺能適應顧問生活的,她說:「MBA兩年的訓練,讓我習慣逼自己思考,也習慣強迫自己在團體中發表意見,現在的工作也多是和別人搭檔,我常常在別人發表想法時,開始分析他說的話,然後去挑戰他的論點,如果我都不發言,是會被認為沒有貢獻的。」Emma也常和同事腦力激盪,一旦討論起case,就會在白板寫下滿滿的想法,私底下也會和同事相約喝酒,其實生活方式有點像MBA那兩年,不斷地團體討論、不斷地發表意見、不斷地喝酒(好啦,這其實是我的最愛),從中訓練能力及培養膽量。有醫療背景的她,就有在考慮寫信給partner,希望往後如果有醫療的案子可以讓她參加,我覺得這樣很棒,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並積極爭取機會。

畢業後進到McKinsey三個月了,Emma面對龐大工作壓力抱持樂觀心態,她覺得:「是啦,工作時數是很長,私人的時間少到有點可憐(嘆氣),但是案子都很有趣,同事也都很棒,況且可以四處出差,相信我會越來越上手,解決案子的速度會越來越快摟!」沒錯,我對她也很有信心,其實Emma是有還學貸壓力的,所以我一直心疼她很辛苦,我都還記得三年多前第一次在A2gmat辦公室跟她見面,一路看她努力讀書努力party,現在看到她找到喜歡的工作,雖然辛苦,但有很多成長,我很替她開心!

duke mckinsey emma

 

看完這篇文章,你覺得哪個朋友也應該看看這篇呢? 用三秒鐘的時間分享給他/她吧!

如果您確定想申請MBA,想跟Sabina聊更多,歡迎填寫免費評估表格,將會有專人與您聯繫喔!

想和Sabina有更多即時互動與問答嗎?歡迎關注Sabina姐分享MBA大小事,登愣 粉絲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