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把GMAT看成大魔王,所以很頭痛,而TOEFL這個小魔王可也沒好到哪去!不過,如果換個方向思考,把TOEFL當成女生,而你正一步步地對她示好,好像就沒那麼困難了?

前幾天在SK2的網站上,看到Lia發表的一篇文章,覺得她把TOEFL比喻為“追女生”很貼切,相信這篇文章能給正在為了考試苦讀的你,加油打氣摟!

———

Hello,大家好,我是SK2的Lia,好久沒有上來寫寫字了,不知道大家最近準備托福準備得好嗎?

七月到了,炎熱的夏天今天終於出現了雨意,轟隆隆的下雨聲,沒有話語,卻聽起來盡是不間斷的情感宣洩,不知道大家在讀托福時,偶爾看看窗外的雨幕,或是靜聽大雨聲,會不會也和我一樣,有一種時空停滯的錯覺?

最近有幾次考試,身邊的一些學生出分了,其中一位我的學生,在昨天出分的時候剛好坐在我旁邊工作,在看到成績單的那一刻,她默默地說:「覺得自己不適合用成績證明自己。」臉上盡是難過,其實,她進步了,只是沒有預想的那樣完美罷了。

慢慢的下午,剛好我的工作效率那一刻也降到了低點,所幸,收起了電腦,然後,我陪著她,她陪著我,相處的時候,我告訴了她我的世界,一種用讀語言所換得的世界。我不知道,正在讀著我的文章的各位,有多少人在面對托福時,是將它作為一個考試處理呢?不可否認地,托福確實是一個「語言考試」,而這樣的語言考試,馬的看起來真狠,對於弱底的同學而言,這樣的考試型式,還有涵蓋的單字範圍,簡直就是要拿匕首戳進你的心肺,然後轉一圈,這是上我的課的同學,第一堂閱讀課會有的感覺。

其實,這樣的感覺,和認識心儀的女子,是十分相似的,我們常將托福分類:聽、說、讀、寫。如果我們比較這四科,我們會發現這四科是有一些相似性;比如,聽和讀,都是在釐清資訊;而口說和寫作都是在output, 也就是在蓋橋梁而,這橋梁,到底該如何蓋呢?

在傳遞資訊的過程中,就有取捨的掙扎- 到底我們該捨棄多少說話者想表達的自我,才能夠成功地讓聽話的人聽懂話語間曖昧的指示?

2003 年的電影 ”Lost in translation”,寫一種超越語言的相知相惜。在片尾時,女主角坐著計程車,然後在街上找到了男主角,然後即便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有告知對方自己的生命無奈,他們仍然選擇在當下拋棄所有言語,只是安靜地擁抱著。但大多時候,我們真的能夠找到這樣的共鳴嗎?要知道,任何一種形式的溝通,都是需要一些底氣的,如果男女主角的心境不同,他們又怎麼能認識、相遇,進而在某程度上理解了彼此呢?

也因此,在這裡,我們知道了在攻破托福閱讀和聽力時,「頻率」、「跟隨」,以及「情境想像」的重要了如果你是一個男生,你可以想像正在和一位很心儀的女生對話,這女生,她就像托福閱讀,用著深不可測的語言形式和你對話,其中有許多你不懂的關鍵性字眼,並且她總會在對話即將結束時,拋出一句淡淡的「恩」或是「好阿」,或是隨便的一句:「我要去(做什麼什麼)了」。

原本聽得懂人話的,你。但是你卻因為有太多單字卡關,讓言語變得有些混沌、曖昧,同時,你真的不理解,在結束對話的當下,她到底在想著些什麼呢?和心儀女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正是托福的閱讀和聽力。如果想和英文朝朝暮暮的相處,你別只看字句啊,那些不懂的單字、跟不上的專有名詞、一直執著於點對點的處理。在教課時,我和我的夥伴J2 常常花費三到四小時的時間,上完長長的課直至深夜,但是我們最想教的,都不是單純的文章單字、背景知識,而是一種「方法」;那樣的方法藏在我們上課內容的縫隙中,只佔了三小時中的三十分鐘,卻是我們融合生命經驗,想透過教學帶給學生的精華- 一種超越「考試」的自信

我們想給出的,就是這種,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你都會很穩定、很幸福地使用英文的「怡然自得」所以,當你聽不懂曖昧對像講的話語時,該怎麼做呢?當我們遇到不會的單字,發現聽力的語速太快了,教授盡講些很難的專有名詞時,該怎麼做呢?請你先跳出框框,理解「本質」,然後做我剛剛所說的三件事:「頻率」、「跟隨」、「情境想像」

我們從理解「本質」開始。理解本質,就是理解ETS這單位,他設計出來的考試,目的究竟是什麼?談個戀愛,我們都喜歡有一些些的神秘感,像是butterflies在胃裡一樣- 心裡感受著、嘴裡猜測一下對方的意思,不要一次把話說得那麼白。而在閱讀中,也是如此啊。我們理解到,考試裡的閱讀部分,存在目的在於:「你是不是讀得懂我呢,無論我是暗示,還是明示?」因此在這個階段,請你學習拋開字裡行間可能讓你走一走迷路的誘惑,要讀到文章(或是一位女生)的心,請你直接跳出框架思考,用它(她)的世界觀去看事情。

我們把文章形容成女生,縱然看起來很難理解,但是如果你先靜下來想想,這人的本質是什麼,並且快速地透過眼神、用字、穿著來判定一下今天這個人的心情,那你就不會對於眼前的人感到陌生,或甚至是對相處感到恐懼。面對一篇陌生的閱讀,有多少人有先讀過文章標題,掃一下文章的內容,理解在這樣的主題以及架構之下,自己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讀懂這篇文章?好比,喜歡一個人,我們會去研究一下他的星座是一樣的道理(好啦,可能你們沒有像我一樣相信這事,但你必須承認它是一個很好的比喻)在進入文章之前,你也要認清楚這種主題的文章可能用什麼方式閱讀才可以「迅速攻心」,而不是一味地接近,靠攏。

難道一味靠攏不好嗎?如此做,是有很大的風險的,在沒有摸透文章本質的情況下去做題目,你只會在寫題目時感覺到自己很卑微,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懂了,但怎麼最後寫題目時總是關關難過關關錯。所以,摸懂本質是重要的,如果文章的基本主題和架構都抓不到,你很容易陷在閱讀的題目中,總覺得自己「該做什麼分數才會提升」,實際上,問題都不在於你做了什麼,而是在於你怎麼練習。本質確認完後,請你抓準「頻率」,跟隨劇情

什麼是頻率呢?剛剛談了些閱讀,現在我們來聊聽力。回到剛剛我所舉的“Lost in translation”的例子,在電影接近尾聲時,男女主角是這樣在街頭上相擁,確實那一霎那,是很感動的。但我們都知道,童話故事的結局往往才是開頭,我們永遠都不知道王子和公主的下一秒會怎麼樣,因為,頻率是一個變動的狀態。其實,聽聽力就像是在上瑜伽課,你如果太執著於想著老師每一句話(像是:把你的左腿抬到肩上,一直往下壓,超越你的左後脖子等這樣的指令),你反而會緊張,跟不上老師,在聽力中,我們要求的,是一種穩定的節奏感,一種,要你輕輕跟上劇情的能力。

而在此之間的,考驗的就是頻率,也就是講者與聽者之間的默契這樣的默契,可能會讓你想起打網球的節奏感,球一來一回的,你要做的,是抓準什麼時候對手會殺球、什麼時候,他會丟一個溫柔的球,當然,也有時候,會有一些變化球。那個對手,就是聽力練習中的講者啊,整場比賽中,有好幾次發球,每一次,你都要準備好接球,記憶對手習慣的打法。

然後,跟上,跟上,跟上

在任何時刻的任何一秒鐘,你都有回神的權利,思考的速度要加快,打球的時候是,想追女生,在聊天時候的調情也是,當然,在托福的聽力(以及口說,尤其口說)的時候,更是。你的「跟隨」,會影響到「頻率的變動」,如果你跟得順,你就覺得自己聽得懂了,處理聽力時也就比較穩;而別忘了,頻率是必須要一直調整的,這包含「你和對手的默契」,以及你自己的內心狀態。(延伸閱讀:拯救英文聽力的實用方法

所以,請將自己調整好,再開始練聽力。開始練習聽力前,能否先靜下來,想想等下要聽到的英文聲音?讓自己的心有一種「在期待中了」的感覺,才按下播放的按鈕呢?我深深地覺得,做任何一件事以前,都要有這樣的一個事前準備。我們要學著,為自己的心打上強心針,同時,你的那根針,要下得柔軟,像是有著多年經驗的護士打的那樣,舒舒服服。在頻率的最後一段要強調的,還是「頻率是一直在變動的狀態。」包含你的狀態。

很喜歡陳綺貞,她會悠悠地唱出「每一天,都是一種練習」,的確,在考托福的路上,很重要的一點是對自己的反思,你要很清楚,今天的狀況下要練習什麼科目,用什麼樣的方式練習;練聽力,最怕的就是爆衝,一直狂聽TPO,終日沒有變換,不去針對自身和講者的狀態做調整。就像是男女朋友交往,一對每天一成不變的情侶,能夠維持永遠的火花和幸福嗎?

如果你單調地一直爆衝唸書,想一下這樣的唸書方式可以維持到什麼時候吧,過了三個月,我不知道你對於托福的熱情還會剩下多少,因此,請大家從長計議,用更長遠的視野規劃托福的念書方式,隨時隨地調整自己,你一定要找到一種,讓你覺得最舒服的念書方法。最後,處理完了「音頻」及「跟隨」,你需要的是「情境想像」。而什麼是情境想像呢?

下一篇Lia的文章,會溫柔地為你揭曉… :)

— 待續 —

 

看完這篇文章,你覺得哪個朋友也應該看看這篇呢? 用三秒鐘的時間分享給他/她吧!

 

如果您確定想申請MBA,想跟Sabina聊更多,歡迎填寫免費評估表格,將會有專人與您聯繫喔!

想和Sabina有更多即時互動與問答嗎?歡迎關注Sabina姐分享MBA大小事,登愣 粉絲團

圖片:來源

本文轉載自SK2 TOEFL Consultant Grou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