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工作祕笈大公開》除了英文能力,美國人最愛的足球、大聯盟話題,你也要沾上邊!

在無數個正式或非正式的社交場合裡,缺乏對美國民情的了解可能會帶給國際學生一些麻煩,比如說,你可能因此不知道哪些話題其實並不適合在社交場合出現;你可能因此不熟悉一些美國很常見的寒暄話題;也可能因此比較難和重量級的校友,或特地飛來學校的招募團隊建立深入的關係,這些都是國際學生在美國找工作時,可能會碰上的難題。

想進新創公司(start up)的你,一定要有的四個自我認知

去年有僱用MBA畢業生的美國新創公司中,大概有85%計畫雇用更多MBA畢業生,這數字比2015年高出許多,也越來越多MBA學生願意捨棄大公司的名氣,轉而到新創公司奮鬥。據HBS職涯發展中心的統計加上初估,2015年Harvard MBA 900位學生裡面,有600人選擇到新創公司做暑期實習(超級高的比例!)當然,這裡對新創公司的定義可能比較廣泛,例如Uber這種雖未上市,但市場估值龐大的公司,可能也算進去了。因為實在太驚人,我和我在哈佛的學生 Chris 確認,他也說如果以狹義的新創公司來說,或許300會是比較合理的數字。不過,900個學生內有300個到新創公司實習,這個比例還是比想像中高很多的。

破除傳統迷思!MBA畢業生告訴世界:「不只名與利,我們渴望能夠對社會有正面影響。」

M7商學院會給申請者獎學金,這除了說明頂尖商學院在乎社會責任外,或許也可以一窺貝恩的這項問卷結果,現在的MBA畢業生,除了追求名利以外,也希望自己做的事,對社會有正向影響,很多人在 essay裡面也會引言:”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MBA畢業找工作?就上TransparentMBA

TransparentMBA是一個專為MBA設計的職涯網站,創辦人是Chicago Booth校友 Kirby,當時市面上已經有一個求職資訊網站叫Glassdoor(類似台灣的104人力銀行),而TransparentMBA除了具備Glassdoor的功能,還與商學院的職涯中心合作,希望給使用者更好的服務。

從日常培養解題力》頂尖管顧合夥人JT Hsu分享:找出真正問題才考驗功力

BCG台北辦公室負責人、合夥人暨董事總經理徐瑞廷(JT Hsu)認為,身為顧問,擁有完整的論述能力相當重要,不過「最難的不是解題,而是找出真正的問題」。他鼓勵年輕世代要透過各種資源,從生活中訓練解決問題的能力,進入管顧業後才能為客戶預測所有可能,降低潛在風險。

頂尖商學院院長親自現身說法:MBA最在乎的8件事

mba deans 2016年5月2號,Columbia Business School舉辦了100週年的慶祝會,現場還罕見地看到來自四間頂尖商學院的院長聚在一起談論未來的graduate management education,他們是來自我的母校Wharton的Geoffrey Garrett、HBS的Nitin Nohria、Stanford GSB的Garth Saloner、CBS的R. Glenn Hubbard,談論MBA的核心價值,以及MBA訓練未來領導者的方式。

MBA錄取後,大玩特玩還是找實習 (pre-MBA internship)?

所以你三月底收到錄取通知,從考 GMAT 開始,長達一年多的奮戰,有了開心的結果;妳和妳爸媽說這個好消息,他們為你感到驕傲;妳當晚就打電話和妳的顧問道謝,這份革命情感讓妳差點想哭;妳興奮地睡不著覺,想著自己接下來要辦幾個 farewell、什麼時候辭職、什麼時候出國玩;妳覺得自己到達短期內人生的顛峰,想著:啊!終於我像那些厲害的學長姊一樣,我是 MBA 了!

什麼是 Buy Side? What is Buy Side?

What is Buy Side? 近幾年來廣受 MBA 畢業生追逐的行業是所謂的 Buy Side。一般私募基金因投資標的不同,主要分為 Private Equity(PE 私募基金)、Hedge Fund(避險基金)、Mutual Fund(共同基金)、Venture Capital(VC 創投基金)。其中 Hedge Fund 跟 Mutual Fund 比較像,還是以投資公開市場上面的各類金融性商品為主,追求絕對報酬,不會佔有公司主要股權也不會入主董事會。

什麼是 PE 私募基金? What is PE?

近幾年來廣受 MBA 畢業生追逐的行業是所謂的 Buy Side。一般私募基金因投資標的不同,主要分為 Private Equity(PE 私募基金)、Hedge Fund(避險基金)、Mutual Fund(共同基金)、Venture Capital(VC 創投基金)。其中 Hedge Fund 跟 Mutual Fund 比較像,還是以投資公開市場上面的各類金融性商品為主,追求絕對報酬,不會佔有公司主要股權也不會入主董事會。

擁有MBA光環就從此順遂?做決定被外界質疑、每天被壓力叫醒,原來MBA不是你想的那樣

Crane就讀位在西班牙的IESE,學生中沒有任何一個國籍比例超過30%,就算是西班牙人也不超過25%,所以他當時就有非常多機會和各國同學交流,藉此了解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想些什麼,知道不同國家的人表達想法的方式,Crane很感謝當時兩年的磨練:「當時的環境給我許多資源,迫使我訓練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非常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