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在校生的酸甜苦辣

Wharton MBA Glen’s Life:蝦咪?!才剛開學,已經開始找工作了

「距離上次跟Sabina你講電話,又過一個月了耶,時間過得好快呀!」是啊,上次跟Glen通話時,才剛開學,各種社交活動讓Glen大喊吃不消,不適應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我當時就告訴他,只要recruiting還沒開始,壓力都還只是小case,而現在已開學一個月,recruiting也悄悄展開摟!

Columbia MBA Tiffany:熱衷娛樂產業的我,每天都被夢想叫醒

即將成為Columbia Business School二年級生的Tiffany,MBA之前就待過金融業及電影業,是少數MBA之前就「轉行」的例子。為什麼說轉行呢?很多人希望藉由MBA轉到非傳統產業,但是常常因為同儕壓力(peer pressure),畢業後還是跟隨主流,但Tiffany不僅暑期做了兩個電影產業的實習(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洛杉磯),其實我認識她的時候(申請MBA之前),她已經從國際銀行、知名外商跳出來,到電影產業了,還協助如金馬獎等國際典禮及影展了。

著重科技業發展 Wharton MBA Alfred & Ariel:Wharton San Francisco逐漸壯大,申請到美西的機會更多! 

Wharton的資源遍布美國東西岸,在校生Ariel跟Alfred也與我分享第一手消息表示,「從我們這屆開始,明顯感覺學校變得更重視Semester in San Francisco,以前只有二上這個學期可以申請去SSF,現在從一下到二下三個學期都可以申請,也沒有以前聽說的困難,機會變更多。」

沒有確切職涯目標?試就對了!她擁抱各種挑戰,將MBA價值極大化

如果進入MBA,對未來還是沒有確切目標,或者目標不只一個,人生就此卡關了嗎?我想只要你不斷嘗試找尋出路,MBA這段路絕不會白走,看看HBS的Megan充分運用MBA平台的各項資源,千萬別為了短期目標而侷限自我,be open minded,把眼光放遠一點,或許你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川普與希拉蕊?看看哈佛學生怎麼說

10/11是美國的全國出櫃日,在非常支持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的HBS也有相關活動。在午餐時間全班一起聽LGBT同學分享自己的出櫃經驗,各科教授幾乎全部到場支持。一直以來都非常支持LGBT團體、擁有許多LGBT朋友的我,在了解他們故事的時候,仍然數度感動落淚。

沒看這篇,別問如何找工作!頂尖商學院學生分享超實用「工作秘笈」

很多人來念MBA是把這裡當作職涯轉換的跳板。我覺得這完全沒有錯。但是在這裡的國際學生如果想留在美國工作,最常遇到的困境是-沒有美國身分,所以即使你很優秀,看著美國同學接面試信接到手軟,這樣的辛酸場面是很真實的。(心中OS: 恨自己沒有從十八歲就觀落陰知道自己要去念MBA,早點開始抽綠卡)

希拉蕊輸了?!哈佛學生說:「川普行銷策略太成功」

買椅子可以試坐後再決定購買,買飲料在買完當下就能知道好不好喝,但選了總統後什麼時候才知道好不好呢?因為總統造成的影響不能立即感受到,行銷時就不適合以功能為主打,反而適合訴諸情感。此外,選舉中的目標群眾一般較為廣泛,高層次的情感訴求更能產生共鳴(例:自由、平等)

美國科技業競爭白熱化,Wharton助我增長找工作能力

轉眼間Glen進入Wharton也快滿一年了,他在還沒進入MBA前,對職涯就有確切目標,擔任科技業的產品經理,儘管美國PM職缺熱門,競爭激烈,都沒有改變他的心意。為了這個目標,他善用學校資源,不只參加startup trek,接下來還要選修Wharton West課程,西進科技重鎮。

Columbia MBA Fay’s Life:以為自己是社交咖,但怎麼跟阿兜阿聊天那麼難

前陣子跟在Wharton的Glen聊天之後,寫了一篇【美國不是文化大熔爐,而是個大拼盤】,他正在為文化差異和數不完的社交活動而苦惱,現在在CBS的Fay也是,她不諱言自己也同樣面臨難解的社交問題,Fay:「崩潰呀!怎麼跟阿兜阿社交這麼難呢?我之前是業務,念MBA前還以為社交是自己的強項,但來到這裡,整個對話換成英文之後就不行了,話題實在很難接下去啦。」

成功不該由別人評斷!哈佛商學院學生定義人生的三大要素

想像十年後,當你必須描述這十年的經歷時,你會說些什麼呢?在領導課上,我們讀了校友的十年、二十年回顧,才發現多數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滿、後悔與困頓。當我動筆寫自己的十年回顧時,才驚覺原來我幾乎從沒認真思考過「我想過什麼樣的人生」這麼重要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