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念MBA,最好先跟另一半分手?關於MBA的愛情7大法則

我自己很幸運在MBA找到另一半,可是也想給學生正確的觀念,因為MBA的目的不是去找男女朋友,只是在MBA太容易找到相似背景、臭味相投的朋友,加上跟另一半要維持遠距離戀愛並不容易,也因此我常跟學生半開玩笑說:「你的男/女朋友沒有要跟去 MBA?可以考慮先談分手吧!」

台灣人用英文「社交」,最該注意的5件事

其實除了 MBA 以外,很多時候國外的大型會議、徵才活動、企業聚會,都有這種「看似」輕鬆的場合,這樣的交流,當然除了多認識人、互通有無以外,也是表現自己的好機會。只是很殘念的,台灣人除了崇尚謙虛便是美德以外,要從中文轉換成英文,又要適時表現自己,那更是難上加難!

你也是 Y世代嗎?一起來看看 Millennials帶來的MBA趨勢

1980年到mid-2000年出生的人稱為 millennials,你可以叫他們千禧世代、Y世代,或者網際世代(好家在自己也在這個範圍內),這群人和其他世代有很大的不同,而現在這群10-35歲的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也十分重要,因為他們漸漸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而申請 MBA 的人,通常是工作年資4-6年的年輕人,那從現在到 15年後,MBA 申請者都是這些 millennials,所以我們可以以這個世代的特性,想想 MBA的趨勢,以及可能要做的改變。

就讀哈佛商學院將突破20萬美元!別被「定價」嚇到,因為你可能忘了這些折扣和收入

大部份的商學院有越來越願意提供獎學金的趨勢,以用來平衡居高不下的學雜費用。以Harvard為例,Harvard去年平均補助的獎助學金為32,919美元,56%的學生獲得補助,光是去年一年花在學費減免的總共支出就達 3,300萬美元,今年預計還會增加9%。

誰說商學院是男人的天下?從 MBA 看女性優勢

MBA 一直很強調 diversity(多元化),國際學生要收一定比率、非商科學生要收多少,再來就是 - 錄取多少女生!歐美一直是特強調男女平等的,商場上也不例外,歐美 top MBA 每班平均有 35% 的女生,比十年前多了約 5%!我的母校 - 華頓商學院一直以來又是最愛女生的,我那一班 09年畢業有 38% 的女生,2013 年甚至有 45%!

頂尖商學院帶你去旅行》學生必推!從陌生到熟悉的團隊體驗

KWEST,全名 Kellogg Worldwide Experience and Service Trip,是給一年級剛入學的新生參加的活動,每年有超過八成學生(及學生的眷屬)成行,組成約 35個不同的 trips,KWEST曾經去過的國家有例如祕魯、義大利、冰島、土耳其、埃及、日本、中國等,或者美國境內的阿拉斯加、優勝美地國家公園。KWEST不只是一群 Kellogg MBA1去旅遊,還分不同的活動形式,有例如登山、溯溪、品酒等。

和家人一起體驗 MBA Life – MBA Family Affair

MBA申請者,大多有 4-6年的工作經驗,平均年齡 26-30歲的 MBA 學生,很多人有男女朋友,甚至已經結婚生子。想和親密的另一半申請MBA,可參考這篇文章【不想遠距離戀愛,和伴侶申請 MBA 會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不是每個人的另一半都剛好也工作4-6年想要申請 MBA,更不是所有伴侶都想要花兩份投資,就讀這個鍍金的學位;其實多數商學院為了吸引優秀的人才,為了讓優秀的candidate不要因為一些個人因素而放棄入學,大多會有所謂的family affair。舉個例子,假使candidate有家眷(先生/妻子、小孩)需要一起帶著來念MBA,那麼這些眷屬們便可以參加學校提供的family affair。

哈佛商學院的國旗事件:離開同溫層「溝通」的重要

這是一件台灣人在哈佛商學院念書時的經歷,跟大家分享。一個暑假的星期三早上,我和一個哈佛 MBA 一年級的學生,暑假回來,我們在咖啡店約見面聊天,聊到他開學不久時發生的一件事情。

華頓商學院竟有「全美最大同志社團」,受歡迎程度超乎想像!

最近的議題,讓我想到當年Wharton非常出名的社團- Wharton Out4Biz。成員包含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變性人,和支持性向自由的異性戀同學,不論是在校生、校友或教職員,只要你對LGBT議題感興趣(不一定支持或反對),都可以加入。

商學院最著名的教學方式- Case method! 培養優秀領導者

除了找工作、參加 party 以外,回學校當然是一件很不一樣的經驗,而頂尖商學院之所以要求申請者入學前要有 4-6 年的工作經驗,就是為了課堂上一個很重要的教學方式 - “Case method”!Case method / case study 又叫做個案分析,這種教學方式與 lecture based 的課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同學的分享與教授的提問或解說,都在課堂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說,學生可以從教授身上學習,也可以從同學們彼此的經驗、分析、想法學習,所以每個學生不只扮演接受學習的一方,更扮演了讓彼此學習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