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用英文「社交」,最該注意的5件事

其實除了 MBA 以外,很多時候國外的大型會議、徵才活動、企業聚會,都有這種「看似」輕鬆的場合,這樣的交流,當然除了多認識人、互通有無以外,也是表現自己的好機會。只是很殘念的,台灣人除了崇尚謙虛便是美德以外,要從中文轉換成英文,又要適時表現自己,那更是難上加難!

企業數位轉型勢在必行,他說:想獲得客戶信任,管顧業要有所改變!

Jason從Chicago Booth畢業後,再度回到管顧業,深刻感受到2011年之後的市場,變得跟互聯網很有關聯,讓管顧業面臨了很大衝擊。過去習慣做全球策略的顧問公司,跟不上兩、三個月就有所改變的市場,他在此時看到了數位轉型的趨勢,決定加入beBit台北辦公室。

麥肯錫顧問談「做決定」:突破常規,持續前進的原因是我有足夠的動機

Emma去到Duke可以說是剛剛好,因為Duke本身除了附有醫學院,也有附設醫院,附近更有研究中心,Emma說:「我們有很好的機會可以去實際觀察醫院內部的運作,甚至有些專案會和醫院以及當地的醫療公司合作,資源非常充沛。」在她班上,有部分同學沒有醫療背景,卻想要往醫療產業發展,這時,動機就顯得格外重要。

GMAT高於760分可以保證被Top MBA錄取嗎?

假使你只是其中一項表現非常好,例如GMAT考了760分,但工作經驗遠低於或遠高於該校錄取學生平均工作年資,或者面試表現很差,又或者760分但其他項的表現只有普通,那麼進M7的機會就很難說了。想要進入M7,760分只能給你好優勢,但絕對不是鐵定進去的保證!

2015 Post-MBA Salary 分析近年MBA畢業的薪資

以Top MBA公布的就業統計,及我自己學生在Top MBA畢業後找工作的情況來說,2015 is a really good year! 2015年除了有極好的就業市場,Top MBA平均來說都有高薪的offer,甚至根據商學院公布的資訊,大部分MBA畢業生投入就業市場後的薪資都有二位數的成長,這可是經濟復甦後的頭一回!

疫情中申請MBA,獨處時間大幅增加,他們因此更認識自己,一起前進CBS!

受到疫情影響,這一年申請的學生們都冒著要承擔結果大好或大壞的風險,不過 Kaarlo 卻認為疫情讓他們變得更認識自己,他說:「以前沒有疫情時,我放假就想回台灣,跟 Annie 約會,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已經很久沒回台灣了,每個週末就是在家想 essay,變得更能專注了,這也算是疫情帶來的另類收穫吧!」

從創業到新創公司財務長》擁有專業技能,讓他的職涯轉換自如!

Wharton校友Adam不僅是金融業菁英,工作幾年之後,看見亞洲的MBA市場,因此與Wharton同學一起創立智夢教育,期盼帶領更多亞洲學生站上世界舞台。除此之外,他也曾擔任新創公司的財務長,最後再回到金融業的懷抱。能在職涯轉換自如,全因為他將自己最熟悉的工具當成加分利器,不管是創業或在新創公司都有不錯成績。

Harvard MBA Cathy:哈佛人相信「we’re here because we’re the best!」

我是在申請上 Wharton那年認識 Cathy的,我們當時一起申請上,被校友邀請去聚餐,其實高中的時候就知道她和雙胞胎姐姐的豐功偉業,是英語演講寫作比賽的常冠軍, 兩人學業表現也很優秀!後來她選擇去 Harvard Business School念 MBA,我們還是保持聯絡,她畢業後在香港工作,回台灣我們還是會聚聚,今天請她來分享哈佛的 MBA生活以及畢業後的生活。

學習麥肯錫最強面試術》善用「故事力」,讓面試官忘不了你!

在準備Fit interview時,我都用麥肯錫的PEI標準來雕塑一個專屬我的故事。要說個好故事,其實比想像中難,因為很多你認為很棒的地方,其實常常是你該做的,也因此花了我很多時間構思。不過我知道,說出一個好故事是可以訓練的,只要反覆練習文中的步驟,把每次的面試當成一場表演,相信你也可以說出讓面試官感動的故事。

美國、歐洲商學院氛圍大不同!他說:一個學習獨立,一個感覺像大家庭

MBA之前曾與親友一同開設醫療器材相關公司的Ted,對社會影響力有很大的興趣,除了在IESE參加相關社團之外,也申請到美國Darden當交換生,希望更了解美國社會企業的運作。體驗過歐美兩地商學院的他,見識到不同國家的社會企業經營模式,也感受到這兩個商學院營造出來的不同氛圍,讓他更珍惜在IESE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