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產業背景申請MBA會差人一截嗎?Cornell Johnson MBA Julia:觀察、連結產業趨勢,將劣勢翻轉成優勢!

在傳統產業工作的Julia,申請時曾因為不確定未來目標,也不知道如何加強而慌了手腳,因此我鼓勵她多找些產業報導等資源來研究,Julia說:「Sabina,當時要掛電話前,妳說妳對數位轉型也很感興趣,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找妳聊聊,心中真的感到一陣溫暖!」穩住陣腳的Julia,最後如願進入Cornell!

Columbia MBA Fay:誰說商學院交不到知心好友呢

大家都聽過溫水煮青蛙的故事,比喻人因為安逸而漸漸失去了警覺性。而Fay在經歷了一個月的文化衝擊之後,她用人與蒸籠來形容自己:「人都有潛在的適應能力,我們先假設人不會因為高溫而被烤熟,那麼把人放在蒸籠裡,適應這溫度一段時間後,就會習慣成自然了。」哈哈這比喻不錯,但怎麼讓我想到小籠包呢,可能餓了(笑)。

AI當道,工作飯碗不保?IESE MBA Crane:擁有創新能力,不用擔心被淘汰!

AI越來越受到矚目,很多人都擔心自己的工作有天會被取代,任職於Appier的IESE校友Crane表示,AI只是工具,如果一個人擁有非常強的產業知識,還是能存活;不過如果是分析能力超強的分析師,不懂產業知識,很有可能會陣亡。因為產業知識比技術更重要,而且只有人才能靠著產業知識,創造或感受更多趨勢。

從《被動等待》到《主動社交》,商學院學生融入西方文化的重要關鍵

Fay說雖然找工作壓力大,但在學校,她現在很喜歡跟來自不同背景、產業、文化的人聊天,甚至覺得跟外國人打招呼和開玩笑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對比一開始剛到紐約時的畏懼,她變得如此open-minded,願意敞開心胸去認識每個人,我真的為她感到開心。

Wharton MBA Glen’s Life:美國不是文化大熔爐,而是個大拼盤

時間過很快,當時還在如火如荼的討論、改essay,現在Glen已經在Wharton展開新生活,而且開學一個月了!開學以來,他除了上課更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參加social event,希望能透過大大小小的活動來認識更多同學,也很努力在適應這種隨時隨地和別人social的文化,Glen:「可是...前兩星期我真的好不適應,每天下了課之後進行小組討論,討論完去參加party,party結束都三更半夜了還要打起精神來看case,而且幾乎天天都這樣欸!」

企業數位轉型勢在必行,他說:想獲得客戶信任,管顧業要有所改變!

Jason從Chicago Booth畢業後,再度回到管顧業,深刻感受到2011年之後的市場,變得跟互聯網很有關聯,讓管顧業面臨了很大衝擊。過去習慣做全球策略的顧問公司,跟不上兩、三個月就有所改變的市場,他在此時看到了數位轉型的趨勢,決定加入beBit台北辦公室。

轉職之際對MBA價值產生質疑 ,IESE MBA Michael:MBA不見得是職涯加速器,而是帶給我更多選擇的機會!

在轉職的十字路口,IESE校友Michael開始質疑MBA價值,直到有次跟朋友聊時,聊到有個員工離職後,到非洲做政策研究,還需要和國際法庭交手,「當下聽到覺得很興奮,後來也看到妳寫一個Kellogg畢業校友在非洲工作;這不是每個人生活中會碰到的事,我也因此瞭解,MBA的真正價值在於能讓我們擁有更多選擇。」

資源沒有名校多,那就自己找!他靠豐富社團、工作經驗前進M7!

我常收到學生詢問,認為自己不是台政大畢業的,是否能申請到頂尖商學院?我覺得只要肯努力、找對資源,沒什麼不可能的事。像是Kellogg校友Steven,所在大學的資源或許不如其他學校豐富,但他靠著自己的力量加入國際性社團,畢業後找的工作也都是以累積海外經驗為優先,最後仍是以豐富的資歷前進M7,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Columbia MBA Fay’s Diary:努力三星期後,我的社交能力大躍進啦

今天上課的時候,Managerial Economics的教授用Net Present Value算給我們看。詳細的數字我就不說了,在沒有考慮Opportunity cost的情況下,MBA所帶來的Net Present Value是平均每年$3M。很高,高得嚇死人。我轉頭看著坐在我旁邊的同學說: 是人人都是CEO嗎?

MBA畢業後的求職戰場》金融業競爭激烈,他靠隱形技能拚輸贏

其實能進MBA都擁有一定的專業技能,所以畢業後求職的最大賣點,除了過去產業知識,反而是一些隱形的技能,能讓你在面試官前脫穎而出。Hank認為求職有點像申請MBA的延伸,也再次運用我們先前申請時討論、整理專屬於他的人生故事,充分掌握自己的優勢後,再協調手上資源,並與應徵工作的技能需求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