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s MBA Class of 2018: 只要你開始想、開始問,就有機會脫穎而出

大學畢業後進入媒體業當記者,這職業讓我有機會和各種不同的人接觸,訪問的過程當中,我看到了人生的各種可能性,我的視野不再只是侷限在原本的框框裡。我想過繼續待在媒體這行,會有什麼發展,也許是再當記者一段時間,然後轉往螢光幕前當名嘴,但我對於螢光幕前沒什麼興趣;或是一路往上升到總編輯,但編輯日夜顛倒的生活型態,我覺得自己很難適應;又或者像其他的同事一樣轉行到公關行銷業,但是公關行銷的工作型態,自己也不是那麼適合,再三思考後,我覺得未來職涯若要有所突破,MBA是最快速的方法。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對女性的歧視普遍存在於哈佛校園中

在這樣的課程中,最讓我驚訝的是班上部分同學居然發言表示:男女已經很平等了,上述的研究必定存在嚴重偏差,不值得採信。其實在前陣子的模擬遊戲課程中,全班16組就有至少2組有同學私下和我說,討論課時當下沒感覺到,但事後看錄影才發現組內的男生持續打斷女生的言論。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謝謝同學,讓我認識真實的自己

從沒想過在HBS會有那麼多需要反思的時刻;但慢慢地,我開始能夠體會這些檢視過往、抽絲剝繭的過程,對我們會有多麼深層與長遠的意義。FIELD是HBS針對過去外界,對於HBS學生眾多關於不擅與人合作的批評而設計的課程。原以為只是單純在某個國家做個顧問專案顯示我們學以致用、團隊合作,沒想到第二堂課就讓我完全改觀:原來最重要的是認識真實的自己、相信脆弱的力量。

Columbia MBA Fay’s Diary:我已經累到每天都要喝兩杯咖啡才能活下來

美國人真的很有事。從早上八點開始就有早餐會,九點開始各種課程,時不時穿插一些和學長姐討論的時間,team building,晚上還有optional的social event,或者是必須參加的party,沒有趴踢或活動的話,那一定有作業或case study要讀,而且隔天上課就要用。

科技業PM的世界舞台》從職涯變動看到出路,MBA讓她勇於接受挑戰

美國科技業對PM的需求越來越高,不少MBA學生也將此視為職涯目標,不過想當PM,MBA學歷可不可以加分?我的Wharton學妹Lily認為,MBA的訓練可以讓PM看得更全面,而不是只重視產品;此外她因為在美國念書、就業,培養了更積極的社交能力,且與不同族群維持良好關係,也讓她獲取職場訊息的管道更為多元。

打破金融業的各種迷思》創投董事:這一行報酬不少,但別只為了賺錢而入行!

Wharton校友、創投董事Adam認為近年來金融業包山包海,不一定要有商學背景才能進入這一行,像是台灣很紅的生技股,就很需要有生技知識及經驗的人才。不過他也強調:「你若在金融業,錢絕對不會少,但你不該為了錢而進入金融業,因為這不是個簡單的工作,如果你沒興趣、沒熱情,絕對沒辦法做好這些事!」

要念MS還是MBA?Columbia新生告訴你:「分析利與弊之後,答案即呼之欲出」

我的學生Athena今年申請上CBS,她最初的目標為一年制的MS,直到在準備GMAT時,才漸漸發現原來自己比較想念MBA,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MBA有正式的實習、正職招募流程,能夠和來自各界的頂尖同學培養感情、經營人脈,且不論是透過正式的招募管道或人脈轉介,都有較多的機會進入國際企業。

當人生急轉彎時…那些MBA沒教的事,我在社會大學裡學到了!

過去我們總是不斷討論MBA為人生帶來什麼改變,MIT Sloan校友Steve則說,那些MBA沒有教的事,反而讓他在「社會大學」中學到了。他所說的許多軟技能,是現今社會或職場越來越重視的能力,期許未來的學生們,能更懂得將心比心及團隊合作的重要,才能在世界舞台上,佔有一席之地。

台灣資源少、市場小 資深顧問:要與世界接軌,先打破心中框架

Booth校友Jason每年都到兩岸頂尖大學徵才,並參與beBit公司內部的招募面試。他觀察中國學生參加徵才相當踴躍,提出的問題很貼近未來職涯的發展;台灣學生因為較少接觸國際企業的機會,相對較不活躍,問題也都侷限在比較基本的層面。雖然如此,台灣學生的臨場反應卻讓Jason印象深刻,而且對未來都有屬於自己的想法。

商學院在校生的自白 》隔天期末考,半夜卻須保持清醒見中國僱主:「這些,都是為了前途」

前途,這兩個字是截至目前為止所有生活的總結。我們好不容易度過了第一個月的撞牆期,九月底開始,公司開始蜂擁而入校園,觥籌交錯中必須保持清醒,確保在24小時內寄出感謝信給招募的代表(recruiter)。十月,coffee chat在校園每個角落的咖啡店發生,搶著註冊,確保自己有機會和學校的代表喝今天第三杯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