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矽谷做行銷,如何融入當地文化?UC Berkeley Haas Amy:先忘記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Haas畢業的校友Amy對行銷一直保持著熱情,隨著工作經驗增加,她希望能透過行銷發揮使命感,讓人類未來的生活更好,於是決定攻讀MBA,找尋更多領域的行銷機會。她曾在美國科技業擔任行銷人員近兩年多,除了見識到美國行銷手法,也慢慢學會了與美國同事的相處之道,最後選擇與老公一起返台貢獻所學。

工程背景挑戰銷售!沒有MBA教的策略思考能力,轉換職能恐怕更難

Cedric的職涯歷程從工程部門轉到行銷,再到現在著重於客戶開發的銷售部門,若沒有MBA時期所學到的策略知識,這個轉換期不會這麼順遂。由於一般人長期專注於一種職能,很容易看不到更廣的視野,他說:「念過MBA,看事都能從多方面考量,對各領域知識的涉略程度比較廣泛,這些都要歸功於MBA帶給我豐富、完整的基礎知識。

Chicago Booth MBA Johnny:待在BCG,管理顧問是讓我一輩子不會膩的工作

Johnny 申請當年是台灣的風雲人物,因為他以一個土生土長台灣男生的身分,難得的拿到了很多個 M7的錄取通知,接著暑期實習到了前三大管顧公司之一的 BCG工作,又拿到 return offer,就是大家口中的「人生勝利組」。更棒的是,在 MBA第二年又交到了那麼棒的女朋友(也是我們學生),根本就愛情事業兩得意!以下就是 Johnny 怎麼從 “nerdy” 的芝加哥大學商學院到 “nerdy” 的 BCG的過程,管顧業除了實事求是之外,其實還要懂得說服客戶接受他們或許不想接受的事實,以下是 Johnny 的分享

Wharton MBA Class of 2018: MBA將會打開我的視野、國際觀,學習以宏觀的角度看事情

MBA對我而言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概念。進可攻:我本身有財經背景 希望之後有機會做VC,而MBA可以讓我有更好的利基在這方面做職涯轉換,將來更容易切入VC; 退可守:我相信MBA會讓我認識很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了解如何與國際人才溝通,在國際化的環境中可以訓練我以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事情,訓練出一套更有邏輯的思維方式,並且從中獲得很多可以共享的資源。

金融業不是只有傳統銀行 Chicago Booth Maggie:Boutique bank團隊小、升遷快,是我選擇投入的主因!

Chicago Booth學生Maggie選擇投入boutique bank,我問她跟傳統銀行的差異在哪,Maggie說:「其實boutique bank從以前就存在,只是亞洲都還是以大行為主,我覺得這類型銀行的優點在於團隊比較小,升遷相對快,更多直接與團隊前輩工作學習的機會,而且薪水、獎酬制度不比大行差。」

超乎期待的商學院生活!拋下繁重的課業、數不完的徵才活動,原來還可以這樣玩

Constance參加由Wharton學生主辦的旅行,跟兩三百人一起去Colombia玩九天,旅行途中,大家舉行一場競賽,看誰可以用最便宜的價錢買到帽子,參賽者可以用任何方式跟攤販殺價,Constance:「這超有趣的!最後我的好朋友殺出重圍,拿到冠軍,以台幣30元的價格買到一頂草帽,哈!」

非工科背景,想當科技業PM?看她用3面向自我剖析

最近好多學生都想前進矽谷,為此我特別找了Wharton的學妹Janet聊聊,她用3個面向分析自己的優勢,並立定目標前進。我認為大家都能學習她的做法,從一開始有興趣的開始,一邊努力研究產業,一邊在MBA藉由不同資源,瞭解自己的興趣及專長,將之結合,逐步找到喜歡在矽谷工作的方向及原因,做最準確的自我市場定位!

想進科技業趕快學 》待過Google及Facebook,華頓畢業生的超強面試祕笈

Marty 是華頓的學弟,常常回台灣都會一起吃飯 catch up,他講話很好笑,常常說自己是公司的「台傭」,但在我眼中他是個很努力的人,也是我聽過 MBA 生涯裡,面試次數、面試的產業種類最多的人。知道他去另一家公司當台傭了,前任公司 Google 及現任公司 Facebook,都是目前科技業的當紅炸子雞,當然要請他給對科技業、MBA 有興趣的讀者,一些分享。

在以design thinking出發的數位體驗顧問公司工作,讓Wharton MBA Constance再度體會溝通的重要!

Wharton學妹Constance分享在顧問公司做專案,會透過與消費者訪談的機會,觀察他們的行為得到結論。提到要跟人有段深入談話,確實不容易,這也是我陪著學生申請MBA時培養出來的能力之一,學生的個性都不一樣,什麼樣的人都有,所以我認為學習問對的問題,是很重要的事。

從創業到新創公司財務長》擁有專業技能,讓他的職涯轉換自如!

Wharton校友Adam不僅是金融業菁英,工作幾年之後,看見亞洲的MBA市場,因此與Wharton同學一起創立智夢教育,期盼帶領更多亞洲學生站上世界舞台。除此之外,他也曾擔任新創公司的財務長,最後再回到金融業的懷抱。能在職涯轉換自如,全因為他將自己最熟悉的工具當成加分利器,不管是創業或在新創公司都有不錯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