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背景挑戰紐約時尚產業?CBS MBA Evelyn:對產業動態的了解,讓我與眾不同!

越來越多學生嚮往前進紐約時尚產業,CBS校友Evelyn是會計系畢業,MBA之前也都是在零售業工作,不確定進入雅詩蘭黛後,是不是能用上對時尚產業的直覺與判斷。她的困惑在暑期實習時得到了解答。因為她對產業有足夠的了解,更了解要如何站在消費者的角度看待分析出來的數字,因而協助公司制定更貼近市場的策略。

實習面試到底有多緊繃?他的表現讓面試官驚呆了!

經過幾個月的面試,許多MBA學生都找到暑期實習機會,Ross的Andy在多個面試的洗禮後,拿到美國航空Leadership program的實習職缺,是該計畫今年唯一一名國際學生。而他在面試遭遇的各種趣事,讓我只是跟他透過skype談話,也被逗得哈哈大笑,很開心看到他這一年的成長跟體悟。

科技業PM的世界舞台》從職涯變動看到出路,MBA讓她勇於接受挑戰

美國科技業對PM的需求越來越高,不少MBA學生也將此視為職涯目標,不過想當PM,MBA學歷可不可以加分?我的Wharton學妹Lily認為,MBA的訓練可以讓PM看得更全面,而不是只重視產品;此外她因為在美國念書、就業,培養了更積極的社交能力,且與不同族群維持良好關係,也讓她獲取職場訊息的管道更為多元。

商學院在校生的自白 》隔天期末考,半夜卻須保持清醒見中國僱主:「這些,都是為了前途」

前途,這兩個字是截至目前為止所有生活的總結。我們好不容易度過了第一個月的撞牆期,九月底開始,公司開始蜂擁而入校園,觥籌交錯中必須保持清醒,確保在24小時內寄出感謝信給招募的代表(recruiter)。十月,coffee chat在校園每個角落的咖啡店發生,搶著註冊,確保自己有機會和學校的代表喝今天第三杯的咖啡。

Harvard MBA Chris:原來在新創公司實習,CP值可以這麼高

升上哈佛商學院二年級的Chris,暑假跑到了度假天堂- 泰國,想到泰國就想到陽光、沙灘、各式各樣精彩的show、越夜越high的生活,ㄟ但是Chris不是去泰國享受這些的,他是到泰國的一間新創公司- Rabbit Internet做暑期實習。Chris當時會接觸到Rabbit Internet是透過哈佛同學的介紹(所以人脈網絡真的很重要),Chris說:「我同學認識Rabbit Internet的CEO,所以我是直接跟CEO接觸,聊過幾次Skype之後我們彼此都覺得蠻投緣,加上我認為這間新創公司的業務範圍很廣,案子也都很有趣,所以決定暑期實習,到泰國去試試看。」

給年輕人的忠告,超重要教戰守則》坦然接受自己有所不能,才有快速成長的機會

台灣學生常被教育「不能輸在起跑點」,使得許多人無法坦然接受自己有所不能,遇到挫折直覺就是先怪罪他人,從不審視自己,自然也無法持續成長囉!BCG的Cynthia分享,若想快速成長,錯誤、挫折是再普通不過的事,重點是如何從中記取經驗並再站起來。新的一年,我們一起學習接受自己的缺失,勇於犯錯。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學習「溝通」,是哈佛最棒的課程

「如何真誠地和他人的想法與感受產生連結,激勵並啟發他人朝向預定的目標邁進」是這門課的學習目標。主要觀念是領導者和演員需要的特質很類似:在不同角色間切換自如、真誠並有效地表達、保持彈性但又完全沉浸在當下。

前進Google總部實習!Kellogg MBA Wayne:像參加了一場為期12周的超大型面試

Kellogg學生Wayne從進入Google實習開始,就知道這是場為期12周的超大型面試,「因為實習生第一天就知道,未來12周的每天,都會被人盯著!」會這麼說,其實是跟Google招聘的方式有關,因為他在做完實習後,需要由5人就公司看重的招募4大元素為他評分,並寫出具體例子,最後交由內部委員會決定是否錄取。

38歲轉職,挑戰Google 0.1%錄取率》履歷強調優勢,面試誠實為上

38歲第一次轉職就挑戰世界級難度的 Google,回頭看看自己的工作經驗,不能說有明確的規劃,只能說跟大家走了一條很不同的路。我不想給大家錯誤的結論,認為好像只要有目標,不斷努力就能夠上 Google,除了該做的東西之外還有很多不能控制的變數,而成功機率的高低就是在你能把運氣的比例降低到多少。

USC Marshall MBA Nicolas:MBA 是一個途徑,不是結果

Nicolas 是少數轉戰 MBA 的科技新貴之一,出國以前,他在 Yahoo做工程師,其實台灣人從科技業轉戰MBA的不多,因為科技業薪資已經滿不錯了,但是Nicolas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他現在是 University of South California Marshall School of Business 的二年級生,很高興可以請他來分享自己從台灣科技業,藉著 MBA,到美國科技業的經驗。Sabina:「 可不可以介紹一下 USC Marshall?」Nicolas:「 USC經營亞洲市場較早,在台灣、香港、日本、首爾和幾個東南亞國家都有辦公室,而且在當地努力經營當地校友的網路。我當時選擇USC是因為我一直都喜歡從事科技業,所以想選擇post-MBA 從事科技業比例很高的學校,而USC是其中之一,根據2014年的full-time job rate,畢業生進入科技業的有17%,比例算是很高,是一所tech oriented的學校。(來看看即將加入USC Marshall的Victor的故事吧!)USC的傳播媒體業也算大宗,因為LA本身就是傳媒業的產地,而且很多來念的同學都是洛杉磯人,所以畢業後走傳媒業這條路的人也不少。但USC的台灣人真的很少,我這屆只有兩個台灣人,上一屆只有一個,聽說2008到2010年左右每年台灣人都約有八個,我覺得近年人數變少是因為大陸學生數量增加,中南美洲學生也增加,所以台灣人的數量就減少了。」Sab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