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工作經驗,24歲申請上哈佛商學院》主動積極、多方嘗試,用豐富閱歷打動面試官

在美國度過童年,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進入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幾個月,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對於 Joey 申請 MBA 的時候,完全沒有當兵以外的工作經驗,很多人頭上開始有個大問號:「為什麼沒有工作經驗,可以申請上哈佛商學院?」一般來說,要申請歐美的頂尖 MBA,申請時的工作經驗約三到五年,入學前四到六年,低於這個工作年資,便很少有人能申請上商學院,當然,哈佛和史丹佛是兩間平均年齡稍微低一些的商學院,只是除了當兵以外沒有工作經驗,還是難上加難。

Harvard MBA Chris:原來在新創公司實習,CP值可以這麼高

升上哈佛商學院二年級的Chris,暑假跑到了度假天堂- 泰國,想到泰國就想到陽光、沙灘、各式各樣精彩的show、越夜越high的生活,ㄟ但是Chris不是去泰國享受這些的,他是到泰國的一間新創公司- Rabbit Internet做暑期實習。Chris當時會接觸到Rabbit Internet是透過哈佛同學的介紹(所以人脈網絡真的很重要),Chris說:「我同學認識Rabbit Internet的CEO,所以我是直接跟CEO接觸,聊過幾次Skype之後我們彼此都覺得蠻投緣,加上我認為這間新創公司的業務範圍很廣,案子也都很有趣,所以決定暑期實習,到泰國去試試看。」

人生第一次,為了自己重返校園!她積極蒐集資料,找到最合適學校

跟大部分台灣學生一樣,Stacey不太有機會主動思考為何而學,形容自己順著長輩期待進入排名不錯的學校,用社團、活動及打工填滿生活,大學畢業後決定若要再進修,勢必要有確切目標。職場幾年的經歷,讓她更想學習制定策略、產品發展等能理解消費者想法的事,確認了要念MBA的念頭,她拼命補強技能、拓展人脈,最終進入理想學校。

模擬面試被問倒,好過實際面試遭拒》不斷挖掘心中答案,他找到走下去的動力!

儘管Andrew看來已經有念MBA的動機,但是在與Wharton校友Eric模擬面試的過程中,還是發現一些未想透的地方。他說:「Eric的問題很尖銳,會讓你開始對寫過的essay有點遲疑,只能不斷往內心找答案。回頭想想他的問題其實很有道理,如果我沒有再繼續挖掘自己的內心,就找不到想讀MBA的最終目的。」

Harvard MBA Yi-Chen’s Diary:哈佛領導課程的重頭戲來摟,一起角色扮演吧

聖母峰模擬遊戲是HBS領導課的重頭戲。五個人一組,共有領隊、醫生、環境學家、攝影師、馬拉松選手等角色,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的得分目標。例:攝影師如果在第一營區停留一天照相,就可以多得一分。過程中不同關卡會有不同挑戰,包含天氣預測、氧氣桶數量計算、拯救高山症隊友等。在遊戲過程中全程錄影,並在結束後回顧影片、檢討團隊運作的有效性。幾點印象深刻的學習如下:

Columbia MBA Class of 2018: 關鍵時刻我選擇相信專業

家人對我有期待,希望我出國念書,所以我一直都有出國念書的打算,而大學我念的是商科,所以出國不是念MS Finance就是MBA,經過搜集資料進一步瞭解兩個學位的差異後決定還是申請MBA,畢竟MBA的value仍是比較高的。知道自己想念MBA,但一直猶豫什麼時候去念,因為MBA學費越來越貴,申請上又必須離家兩年,直到近期在工作上遇到些瓶頸,我有應徵香港IBD,但拿到面試後就再也沒下文了,這讓我發現自己的不足,香港的競爭比台灣激烈太多,思考過後,覺得若想在工作上更上一層,MBA勢必會是我要走的路。

MBA一定要到歐美念嗎?NUS MBA Sherman:瞭解自我優勢,在新加坡放眼全球!

Sherman選擇NUS的主因之一「新加坡專業人士多,競爭力強,不少公司會將亞太總部設立在此。NUS有龐大的校友資源,很多新加坡公司的高階主管都是NUS校友,這部分在開始找工作時確實有很大的幫助,可以很容易約到不少校友聊聊,他們也很樂意推薦工作給後輩。」

Harvard MBA Chris:到哈佛短短一年,卻讓我的想法徹底改變

我當年錄取華頓的時候,很高興地跑去跟我阿嬤說:「阿嬤阿嬤,我錄取華頓商學院了!」阿嬤回:「黑係蝦米?!哈佛嗎?」唉...阿嬤,不是哈佛,是跟哈佛一樣厲害的華頓啦(苦笑)。這是哈佛厲害的地方,一所連老人家都知道的名校,雖然我當年沒有上哈佛,但我很高興協助我的學生Chris進入這個殿堂。

Columbia MBA Tiffany:熱衷娛樂產業的我,每天都被夢想叫醒

即將成為Columbia Business School二年級生的Tiffany,MBA之前就待過金融業及電影業,是少數MBA之前就「轉行」的例子。為什麼說轉行呢?很多人希望藉由MBA轉到非傳統產業,但是常常因為同儕壓力(peer pressure),畢業後還是跟隨主流,但Tiffany不僅暑期做了兩個電影產業的實習(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洛杉磯),其實我認識她的時候(申請MBA之前),她已經從國際銀行、知名外商跳出來,到電影產業了,還協助如金馬獎等國際典禮及影展了。

放下金融業高薪,義無反顧前進頂尖商學院,因為:「年輕,就該有追夢的勇氣!」

其實Lily曾經想過唸個跟時尚相關的MS學位,但考慮到產業的競爭跟畢業後職位的選擇,想了想還是決定申請MBA,增進管理知識、培養人脈,有MBA這張入場券,之後或許有機會以不同的skill set轉入時尚產業。所以去年六月,Lily主動聯繫了我。